不要迷信评论的“角度”

作者:马少华     责任编辑:郎琅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3-07-01 08:00    浏览: 评论
 

我过去很少谈角度或视角问题,主要是担心这个问题会把认识问题置换成写作技巧问题。 

我承认,对于同一个事物,不同的认识角度是客观存在的。它可能取决于这样几个因素:   

1.个人观察与思考的开阔程度  

2.不同人群的立场、价值、认识结构差异。   

3.传播竞争的求新求异的规律。 

然而,对于个人而言,角度可能并不是随意选择的。它受制于作者个人的认识能力与经验。也就是说,我们的知识、经验、心理、情感——所有构造了一个人与别人不同的那些东西,既构造了他的认识能力,也构造了他认识事物的角度。不同的角度,其实正是不同的认识。   
南方都市报曾在致专栏作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希望的认知价值,可能需要专栏作者排除自己看到新闻首先涌现出来的第一个、甚至第二个想法,穷尽到第三个、第四个,自然就能言人所未言。”   

这一段活反映出传播者求新求异的焦虑,这也是观点传播的选择规律。但是,这个邮件中没有使用“角度”或“视角”这样的慨念,而是用了“认知价值”。这是很有见地的,因为它直接表达了本质——值得广泛传播的是认识价值;不同的认识价值,其传播的优势更大一些。这种认识价值,既可能是认识的深度,也可能是认识的广度。    角度问题,无非是认识问题。你如果没有这方面的认识条件——比如,相应的知识、经验和情感、立场,也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角度”。限制人们选择角度的,其实正是这些认识条件。 

把角度问题换成认识问题,更接近思维、写作和传播的本质。尽管“角度”确实是一个比较接近人的经验的、具有形象性的表述。但是,脱离开认识条件这样一个基本制约,“角度”也可能会扭曲事物的本质,即,对于一个作者而言,仿佛真的有不同的角度,可以供他随意选用。这正是“迷信”。 

对于一个成熟的评论作者而言,其认识问题的角度,可能恰恰是相对稳定的,即对不同的事物往往从他自己特定的认识条件来认识,就像他的语言风格是相对稳定的一样。  
比如,两个月前北京大学授予几十位中学校长“推荐权”。人们本来期待这一制度会帮助一些“偏才”迈过高考统一的招生门槛进入大学,结果校长推荐的学生差不多都是“全才”。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结果?从整个中国教育体制、教育生态的角度来论述中学校长的心理及其限度,这看似是“角度”问题,其实是认识和经验问题,如果没有对中国教育体制和生态的深刻体察,也就没有这样的角度。在这个议题中,旅美学者薛涌以一篇《校长实名推荐制,不是改革而是反改革》一语惊人,指出北大此举意在“掐尖”。他的这个判断,也不是角度问题:美国高校曾经有过的争夺生源的案例,哈佛、普林斯顿等大学曾经采用,后来在舆论压力下被放弃的做法,都构成了他认识这个事物的条件。 

提高自己评论的认识价值和传播价值,不在于写作时选择一个“更好”的角度,而在于平时通过观察、思考来积累自己的认识条件。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