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写作漫谈

作者:宗春启     责任编辑:郎琅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3-07-01 08:00    浏览: 评论
 

从事新闻宣传工作,不能不重视消息写作。任何对于消息文体的轻视、不屑,都是不正确的。如何用好消息文体?笔者在此介绍一些自己的体会,希望有助于后学者。 


报道新闻首选消息文体

笔者发现,许多记者似乎不愿意使用消息文体报道新闻,大概认为用消息文体报道新闻“不解渴”、“不过瘾”,遇到好的新阐素材,一定要写成一篇大报道。殊不知,这是一个误区。2009年在京郊调研中,得知平谷全区实现了无线上网覆盖。就是说,你携带一台笔记本电脑,无论走在平谷区的哪个自然村,都可以用无线上网。我们说这是个了不起的事情啊,为什么没有媒体报道过?平谷区的同志说:报道过,记者也觉得是个好新闻,发了一篇三四千字的大稿子,占了半个版!   

笔者猜测:也许正因为用了一篇三四千字的大稿子来报道此事,才把主要新闻淹没了。不然,像这样的新闻发布后,应该会有其他媒体跟进,电视台、广播电台,新华社都可能发通稿。为什么没有产生应有的影响?就是因为没有使用适当的文体。或者说,文体没有选对。像这样一条新闻——平谷,北京市的一个远郊区,在全区范围内实现了无线上网——完全可以、也应该使用消息文体来发布,不需要多长篇幅,有四五百字就应该交代得清清楚楚。   

发布新闻是消息文体的事,责无旁贷,不能让其他文体来代劳。如果有哪位记者瞧不起消息文体,应用消息文体来承担的任务,一定交给通讯,那么事实将无情地宣告:这样做的结果将是劳而无功。笔者还有一个小例子——   

北京某建筑公司的一个工地,为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准备了家属来探亲时居住的宿舍。这个做法很有人情昧,体现了公司领导对工人的关怀。北京某报的记者采写了一篇两千八百多字的稿子来报道这件事。应该说,记者对这个事件的新闻宣传价值的评价是准确的,报纸也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大标题,配发图片,占了很大一块版面。

笔者以为,这件事应该用消息文体报道。记者可以从一个实例入手,写一个从安徽或者湖南来探亲的建筑工人家属,来京探亲期间和丈夫团聚,住进了公司为他们准备的宿舍。如果篇幅允许多说几句,再说说屋内陈设:家用电器应有尽有,如何舒适、方便。然后,引用她或他的话,表达一下感激之情。或者再让公司领导说说:这么做的初衷和意义是什么。行了,非常完整,篇幅完全用不了一千字。如果觉得意犹未尽,记者可以再写篇“采访后记”或者“编辑感言”,说说对外地来京的务工人员关怀的重要性等等。  

消息文体,是用文字报道新闻的最佳选择。消息文体语言简洁、叙事清楚、表达完整,可以满足新闻报道准确、快捷、便于阅读的需要。所以,如果是新闻,就应该首先选择用消息文体来报道。   

写消息时必须注意完整

消息写作中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呢?

最重要的就是消息完整性:五个基本要素的准确齐全。所谓准确,是表达准确,含糊其辞等于欠缺。一些制造假新闻的人,常常在基本要素上含糊其辞。   

五个要素指:谁(who),什么时间(when),什么地点(where),做了什么事(what),为什么(why)。在许多时候,还需要有一个要素:背景。笔者以为,背景是消息写作中的第六要素。   

笔者认为,作为第六要素的背景是:说明某个新闻要素与新闻事件有必然联系或直接关系的,能强化新闻主题和证明新闻价值的材料。比如,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或地点)发生了某个事件。那么记者就应该提供有关这一特定的时间(或地点)的材料。解放战争中,我军占领了南阳。那么,为说明占领这个城市的重大意义,记者就必须在消息中提供关于南阳的军事、历史、地理位置等材料。这些材料,就是背景。缺少必要背景的消息,同样是不完整的。是不能充分展示消息的报道价值的。
   

消息讲究“充足理由律”

  
消息,有时候用来报道一些非事件性新闻。有人称之为“软新闻”。这种“软新闻”常常用来反映某种思想、观念的变化,或者是提倡、传播一种理念。这样的消息,通常有一个鲜明的主题。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提供的事例能否支撑起你的主题?或者说:要证明你的主题,你的理由是否充分?   

请看这样一条消息:   

代表委员审议更注重用事实说话 

口头禅“我觉得”慢慢不见了  

本报讯 多年来,在市人代会、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上,“我觉得”、“我认为”、“我体会”等成了不少代表、委员审议发言时的口头禅。值得欣喜的是.在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这几次会议上,这些短语慢慢不见了。

“代表,就是要代表人民表达意愿,不能‘代’而不‘表’也不能‘表’而不‘代’。”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代表可以发表自己的个人意见,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全面了解人民群众的意见。充分反映人民群众的意愿,积极履行好代表的职责。我们欣喜地发现,越来越多的代表、委员正深入基层、通过视察、调研等活动,认真倾听着民意,积极传递着民声;我们欣喜地发现,越来越多的代表、委员正带着自己的调查报告以及收集的群众意见来开会,使自己的审议发言顺民心、合民意、传民声。   

在市人大常委会第三次审议……草案前,某代表花了4个月的时间,走访了39所中、小学,充分了解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在此次常委会会议上,他拿出了一份15页的调研报告,在充分了解人民群众意愿的基础上,发表了自己的18项意见和建议。  这是一条发表过的消息。

 

首先说,这条消息的立意不错,主题也很好,文笔流畅,语言简洁明快、表达清楚,没有废话。该记者在消息文体的使用上可以说很熟练,导语是经过精心提炼的,标题也很讲究,对读者有一定的吸引力。    笔者认为这条消息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理由不充分:消息里没有提供证明主题的数字和事例。如果代表委员们过去确实爱用“我觉得、我认为、我体会”这些口头禅,而现在不用了,这确实是个变化。挖掘一下产生变化的原因,未必不是个好新闻。但问题是:这个变化的发生是客观的呢,还是记者的主观感觉呢?记者是如何观察出这个变化来的呢?对此,记者没有提供有力证据。试问,过去有过这方面的统计么?一个代表委员发10分钟的言用了N个“我觉得、我认为”,而现在同样长的发言,只用了(N-X)个“我觉得、我认为”?既没有统计,也没有数字,那么这个变化发生的真实性就无法得到证实。   

虽然,记者在消息的最后提供了一个具体事例,但这个事例却无法支撑这条消息提出的观点:“口头禅慢慢不见了”。所以笔者说,这条消息不能满足“充足理由律”,因而它的真实性至少是有欠缺的。   

其实,这条消息还有一个理由不充足的问题,那就是主题的正确性。代表、委员的某个口头禅,就能成为他们是否反映民声、代表民意的证明么?一个口头语的有无,就一定是判别他们是否履行好自己职责的标准么?代表、委员们通过调查了解、掌握了民意之后就不能再说“我觉得、我认为”了?说了“我觉得、我认为”,所说的内容就不代表民意、民声了?显然不能。   

衡量一条消息的价值标准有两条:一条是它的新闻价值,一条是它的宣传价值。两个价值只要有一个,它就有刊登发表的理由。如果同时具有两个价值,那么它就应当是一条不错的稿子。如果一条消息的宣传价值大于新闻价值,那么它就必须有一个主题。而证明这个主题成立的理由必须是充足的。


消息讲究三个“唯一性”

消息,有三个唯一性:事件唯一性,主体唯一性和主题的唯一性。

什么是事件唯一性?   

消息的功能就是报道事件的。没有事件,就构不成消息。但是,一条消息报道的只能是一个事件。如果是两个有关联的事件.报道中必须以一个为主,另一个可作为背景或由头。两件事不能同时报道,不能在一条消息中平分秋色,那样的话,可能哪件事也说不清楚,读者会看不明白你想说什么。——这就是事件的唯一性。 

什么是主体的唯一性?消息中的who是消息报道的对象,这个对象必须只有一个——报道谁,就光说谁,不能有多个who,所有的要素、背景。都必须是为这一个who服务的。   

比如会议报道:一个重要的或者是规模很大的会议,一个重要的领导人发表了一番重要的讲话。那么,报道的对象是大会呢,还是这位领导人呢?作为一条消息,只能选取一个。如果两个都重要,可以写两条,一条写会议: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召开了一个什么会议,为什么要开这么一个会议,多少人参加,主席台上就座的都有谁,谁讲了话,会场气氛如何,与会者反应如何,等等。然后用另一条消息发领导的重要讲话。  消息的主题必须是“一元化”的。元,就是脑袋。一个人只能长一个脑袋,一条消息也只能有一个主题。比如有这样一件事:某小学用环保材料,给小学生每人做了一个小书包。这样,小学生放学回家时,就不用把全部书本都装在大书包里背回去了,只把做作业需要的书本用小书包带回家,减轻了体力负担。学校在发放小书包时,发动孩子们自己动手,用各自喜欢的图案美化装饰小书包。于是,这件事便可以提炼出三个主题:一个是环保的主题,一个是校方减轻学生体力负担的主题,一个是美育方面的主题。这三个主题,无论用哪一个,都可以写出一篇报道来。但这里必须注意:通过一篇报道,只能反映一个主题。   

新闻可以没有主题——就是单纯报道一个事件,这个事件本身就足以引起重视——但是不能通过报道一件事反映两个甚至多个主题。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