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题和小温情

作者:刘 胜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3-31 13:15    浏览:
 

——观电影《绿皮书》有感

 

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让人笑中带泪的电影了,而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就是一部这样的佳作。
  影片根据真实的事件改编,讲述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的美国,一个白人草根大叔托尼护送黑人钢琴家谢利南下巡演的故事。与很多种族题材电影不同的是,在这部影片中,黑人是老板,白人是下属,颇具黑色幽默的人物设定带来了剧情反转式的奇妙效果。
  意大利裔白人托尼是生活在纽约的工薪阶层,痞子气十足。为了赚钱,他成为了当时美国最知名的钢琴艺术家谢利博士的司机。而后者虽然是黑人,但是优雅有格调,行为举止都与受过高等教育的上层社会人士无异,却在美国南方不能被白人所接受。他既不被同族裔人接纳,也无法融入白人上流社会,身着晚礼服却只能混迹破旧旅馆,连白人餐厅都不能进。这样充满矛盾色彩的人物在那个时代非常罕见,因此给影片带来很多戏剧性看点。
  本片由两位主角之间的碰撞开始,循序渐进地上升到地域、种族和意识形态之间的碰撞。巧妙而克制地展现了南方腹地民权运动前线的社会百态,加上恰到好处的幽默,让一个本来很容易引起不适的话题变得并不锐利,更适合于主流观众的口味。两人一路在美国南部的遭遇让人深深感叹当年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两人之间因阶级、文化、教育程度的差异产生了很多碰撞。白人司机从一开始对黑人存在偏见,慢慢被这位艺术家的才华与风度所折服。黑人艺术家原本看不上司机的各种粗俗举止,但最终被对方的真诚和善良感动,开始向对方敞开心扉。两个彼此看不起的人,慢慢学会接纳对方。
  当你不再用熟悉的眼光去打量一切,而放下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换一个视角看外界时,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有趣。随着两人的相处,白人司机一方面为黑人音乐家的天赋所倾倒,一方面真正理解了黑人音乐家处境的艰难,他开始帮助黑人音乐家,不允许亲友称呼黑人主角为黑鬼。黑人音乐家由于为上层人士演奏,他不仅不为白人所接受,还受到了底层黑人的厌恶,他过得很艰难,但他却心存执念:只有勇气才能改变人心,他面对歧视反而以微笑对待,他以为这样是正确的做法,但与白人主角相处中他也发现,要学会反抗,不能一味忍气吞声,他拒绝参加最后一场演出,而选择与白人司机一起在一家黑人小酒吧为一群底层人民演奏。演奏完后,他放下架子,畅快淋漓地说,这才是真正的演出。与其说这是一场演出,不如说是一次心灵的解脱。影片借音乐家助手的话告诉观众:“改变人们观念,需要的不仅是才华,更是勇气。”这些话在当下依旧具有普世价值。所有的变革都是很多人不断挑战世俗,用实际行动去感化、去说服,积沙成塔,最终才能发生质变。
  抛开这些沉重的社会话题,这部电影之所以打动人心,最重要的是旅途经历传递给观众的人性温暖。任何一部文艺作品能打动我们的,始终是人性的光辉。一场旅程,改变了两个成年人,让他们成为了终身好友。这样的故事,总能唤起我们对生活的期待和力量感。看完电影,友人说:这或许是讲述种族歧视主题的电影中最好的一部。我想,影片的闪光点不只是意义非凡的大主题,还在于出色地描摹了人与人之间最纯粹、最小的沟通、理解与善意。
  不客气地讲,在很多影视剧里,温情是一个已然被用烂了的词语,动辄满屏充溢着蹩脚的台词,突兀的音乐,夸张的特写……那不是温情,只是披着“温暖”外衣的廉价煽情罢了。真正的温情,是《忠犬八公的故事》里八公日复一日蹲在火车站前等着再也不会走出来的主人;是《小偷家族》里信代抱着友里说:“爱你的人会像我这样抱着你”;是《触不可及》里德里斯“抛下”菲利普扬长而去,然后两个人隔着窗户道别。《绿皮书》也不乏此类桥段:当托尼与谢利第二次在恶劣天气下被警察拦下车,得到的却不再是尖酸刻薄的刺耳怀疑,而是一视同仁的“圣诞快乐”时,那种苦尽甘来的温暖感几乎从脚底蔓延至心口。美丽大方的德洛瑞丝拥抱这个和她“共享丈夫”的音乐家,感谢他帮自己的文盲丈夫写情书。老板开车送司机赶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平安夜的桥段……影片用这些桥段告诉我们:真正的温情,从来不用粗暴的方法煽动观众的情绪,而是像和风细雨一般用一句简单的话、一个简单的动作温柔地敲开你的心门。真正的温情,能让你暂时忘记痛苦和悲伤,用心感受生活中那些淡淡的温存。
  《绿皮书》不是一部能让你泪如雨下的电影。但它却会不期而遇地击中你的心,让你在不知不觉间湿润了眼角。走出影院时,我不禁感慨:要是全世界都像这般温暖,那该有多好啊。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