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 亚细亚山巅的魅影”———野性石河子团队与雪豹的故事

作者:融媒体中心记者 李秀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20-12-18 15:08    浏览:
 

SH121801e.bmp

“雪豹再次现身石河子南部山区……”11月29日前后,一条关于雪豹的消息经师市融媒体中心发布后,有
关“雪豹”的话题再次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今年4月,野性石河子团队首次在位于天山山脉的石河子南部山区,用红外相机拍摄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雪豹的身影。
        被称为“雪山之王”的雪豹主要分布在亚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也被科学家们称为“旗舰物种”。目前,全球12个国家分布的雪豹数量比大猫熊还要少。
        现任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负责人的美国动物学家乔治•夏勒,曾于1971年在巴基斯坦拍下历史上第一张正式发表的雪豹照片,他形象地称雪豹为“亚细亚山巅的魅影”。
        12月15日,野性石河子团队向记者讲述了他们与雪豹的故事…… 

SH121801a.bmp

发现雪豹脚印


        “你们快看,猫科动物的脚印!”2019年12月21日,在石河子南部山区一个被野性石河子团队称为“神之谷”的地方,刚下车的王瑞便被雪中清晰的大型猫科动物的足迹吸引了。仔细查看后,王瑞又兴奋地叫了起来:“应该是雪豹的脚印,而且是最近两天留下的。”
        今年27岁的王瑞是野性石河子团队的理事长。由石河子本地自然科学发烧友于2016年2月24日成立的野性石河子,是新疆各地州中第一个成立的致力于保护、研究动植物的民间组织,现有会员23人。
        这几年,野性石河子团队在石河子周边坚持开展动植物的野外调查、分类、保护、影像记录,目前已初步建立了石河子地区的物种资料库。自成立以来,团队已举办53场科普宣传活动,2万余人聆听了讲座。
        从小便喜爱动物的王瑞,之所以能一眼看出雪中的脚印是猫科动物的,这得益于他时常行走于野外,擅长向动植物图鉴学习。当天是星期六,与王瑞同行的还有野性石河子团队的核心成员王影、任婷婷、张晖。
        “今天是我们四个人的幸运日啊,真是不虚此行。”“既然这里有雪豹的脚印,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接干吧!”

“好啊,我们开始追兽吧。”四个人兴奋地你一言我一语,当即作出决定:追踪雪豹,一睹“雪山之王”的风采。
        2020年1月13日,王影和王瑞踏上了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此行,他们是去拜访有多年追兽经验的邢睿。
        所谓追兽,就是在野外观察寻找动物留下的痕迹,如足迹、粪便等,再用红外相机拍摄动物的照片和视频。
        邢睿带领的“荒野新疆”追兽组,是监测和保护天山雪豹的重要民间力量。
        见到邢睿后,王瑞、王影畅谈了追兽的想法。邢睿则向他俩介绍了兽类的生活习性、红外相机的使用方法、布设相机的技巧等。王瑞和王影返回石河子之前,邢睿还支持了他们两部红外相机。


踏上追兽之路

 

2020年1月16日,一个滴水成冰的日子。这天,王瑞、王影、韩旭、成望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神之谷”。
        “对我们来说,1月16日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那天, 野性石河子团队追兽组正式开始了追兽行动。”追兽组负责人韩旭说。
        痴爱猫科动物的韩旭于2019年从上海返回家乡石河子工作后,便加入到野性石河子团队。
        当天,在险峻的天山深处,冒着漫天的鹅毛大雪,穿行在茫茫云杉中的追兽组按照邢睿说的方法,将两部“身穿”迷彩外衣的红外相机分别布设在一具死牛残骸旁和一处针叶林外缘的隐蔽地。
        5天后的1月22日是野性石河子团队2020年春节前的最后一次野外观测。追兽组成员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前往“神之谷”。这次,他们在1号相机内看到了赤狐和欧亚喜鹊的身影,在2号相机里看到了7只北山羊的身影。
        “虽然这三种动物我们用肉眼观察过很多回了,但红外相机里的它们依旧那么的迷人,尤其是北山羊的出现给我们带来希望。因为,雪豹以捕食北山羊、岩羊等为主。有北山羊的地方,就应该有雪豹。”成望佳说。
        “追,继续追,我们要继续追兽。”几人达成共识后,又收集了一些动物的粪便、毛发样本后,便下山了。
        春节前后,国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野性石河子团队成员也暂时告别了野外调查,开始了居家生活。
        这期间,追兽组成员通过网络查询和电话请教有关专家,获得了大量有关雪豹的知识。
        雪豹主要生活在高海拔雪域高原,雄踞在冰峰雪岭中,这也是乔治•夏勒称雪豹为“ 山巅的魅影”的原因。
        2005年,由美国、英国、蒙古、印度、中国等国科研人员组成的新疆雪豹联合调查小组,在天山山脉最高峰布置了36部红外照相机,并成功地首次在国内拍到了野生雪豹的照片。当时,在国内外引起了轰动。

SH121801b.bmp        

2020年3月中下旬,当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遏制,人们可以外出后,追兽组在时隔60天的3月22日,再次来到“神之谷”。
        追兽组的韩旭、王瑞、娄鑫、蔡翔一行4人迫不及待地检查了两部红外相机,发现这次拍到的野生动物除了北山羊、赤狐外,还有野猪、灰旱獭等。
        为相机更换了电池和储存卡后,想到雪豹常在夜间活动,喜欢沿着山脊、岩壁行走,追兽组便将1号机布设在了一条巨大岩壁下方的兽道上,2号相机则布设在了灰旱獭的洞穴旁。
        “我们原计划一个月后再去检查相机,但实在沉不住气了,就在10天后的4月2日又去了‘神之谷’。”韩旭说。
检查红外相机时,他们发现1号相机拍的全是灰旱獭。当查看2号相机时,几个人像中了超级大奖一样,喊叫声响彻山谷,因为2号相机画面中出现了一只“雪山之王”的魅影。 


拍到雪豹魅影


        2号相机显示:3月26日21时16分,一只年轻的雪豹路过灰旱獭洞时,它嗅了嗅洞穴,身子刚好触发了一旁的红外相机。因2号相机正对洞穴,所以只拍到了雪豹的前半身。只见画面中的雪豹“身穿”黑斑点“衣裳”,双眼明亮,胡须挺立,不威猛,反倒有点呆萌。
        几人商量后,决定给这只雪豹起名为“代表”,这也是韩旭的网名。
        两部红外相机,9名追兽者,仅历时10周的时间,便记录到了雪豹的影像。对此,韩旭说:“好运气爆棚了。”
        当时,在深山老林中,追兽组只有崔博宇的手机有点微弱的信号,他立即在野性石河子微信群中公布了这一喜讯。随后,这条消息在圈内外传开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追兽组在“神之谷”又多次布设红外相机,但遗憾的是,未能拍到雪豹。
        “这是因为春季来临,牧民赶着牛羊相继返回‘神之谷’,北山羊不得不向高海拔草甸区域迁徙,雪豹也跟随着北山羊的脚步离开了‘神之谷’。”王影说。

SH121801c.bmp        

2020年的夏天,除了正常开展野外调查外,野性石河子团队还加大了科普宣传力度,通过走进学校和机关,举办野生动植物科普讲座,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新疆的动植物资源,提高社会生态环境意识。
        进入9月,落叶纷飞时,不少牧民踏上了转场下山的路,这也意味着野生动物即将归来。9月28日,追兽组又回到“神之谷”。这次,他们仍旧在一条野生动物下山的通道处,布设红外相机。这一放,就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11月22日,追兽组前往“神之谷”调取相机影像资料时, 幸运再次降临, 他们再次看到了雪豹的魅影。
        让人惊喜的是,这次于11月14日7时14分拍摄到的是3只雪豹同框的照片,其中两只雪豹是幼崽。
        “这次我们拍到的是一个雪豹家族,说明今年石河子南部山区分布的雪豹繁殖成功了,也证明了这里的生态环境适合这种濒危动物的生存。”王瑞说。
        12月5日,王瑞、王影和任婷婷又一次进入“神之谷”检查相机时,看到相机再次抓拍到雪豹的魅影。
        这次雪豹出现的时间是12月3日17时41分。
        “在石河子南部山区多次发现雪豹的身影,说明这片山区生态环境变好了,这是国家重视生态环境建设的结果。”12月16日,曾参与2005年新疆雪豹调查活动的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说,目前,全球有近8000只雪豹,中国大概有4000多只,其中新疆又占到了一半。
        “作为民间的志愿团队,野性石河子能拍到珍贵的雪豹影像资料,为新疆的野生动物科研工作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也为保护野生动物作出了贡献。”马鸣说。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