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保土专家”张世海

作者:王仁斯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8-13 13:40    浏览:
 

04_04_0424.jpg

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张世海被编入26师78团1营2连,也就是现在的石总场朱家庄集工作。由于那里的地势较低,当时住的又都是地窝子,每天早晨起床,衣服潮湿得都能拧出水来,时间一长,张世海就患上了腰痛病。
  1954年春,张世海所在的连队开始种植棉花,指导员顾季福看张世海腰痛得不能弯,决定照顾他,让他来搞植保工作。
  植保,是干什么的?张世海第一次听说这两个字,觉得很新鲜。当时让张世海搞植保工作,困难确实很多,一是他不认识字,二是他不懂技术,三是连队没机械,四没农药。恰好当时新疆八一农学院有位大学生在连队实习,于是张世海就拜他为师,遇到疑难问题就去找他请教。
  一天,张世海发现棉花上生了红蜘蛛,就去请教这位大学生。大学生让张世海用硫磺合剂消灭红蜘蛛,即1公斤石灰、1公斤硫磺,加10公斤水煮成原药,再用3%的比例来喷洒棉花。
  当时,连队共有三名植保员,张世海是组长,他们几个人都没啥文化,哪懂什么配药比例呀。三个人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后认为,大学生说的3%的比例,大概就是一桶药加两桶水吧。于是他们就按想像的比例配成硫磺合剂。三个人一上午打了一亩六分地,中午回来吃完饭睡过午觉,下午进地一看,顿时傻眼了,因为上午打了药的一亩六分地的棉花叶子全蔫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带着这个问题又去请教农学院的大学生。大学生说,药的浓度太高了,把棉花都烧死了。什么是浓度?该怎么补救?张世海三人听着头发懵。大学生让他们打来清水冲洗打过药的棉花叶,但已经晚了,一亩六分地的棉花都被烧死了。
  张世海找到指导员进行自我检讨,请求组织给予处分。指导员了解情况后,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这不能全怪你,棉花被烧死是因为你们没有文化,不懂配制农药的比例。”经指导员这么一说,张世海才明白了一个道理:想搞好植保工作,没有文化不行。
  从此以后,张世海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那时,连队除了文化教员外,想找个识字的人都很难。为了学习文化,张世海就天天去找文化教员。怎么学呢?张世海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来学,即干什么就学什么。比如白天下地干活时,张世海就把捉到的虫子装到瓶子里,下班回来后找文化教员问这是什么虫子,并请他将虫子的名字写在瓶子上,一边识别虫子,一边学写虫子的名字。张世海还请文化教员把字写在工具把上、生活用具上,在他去地里的路上,可以一边看一边往脑子里记。到了地头,他还用树枝在地上写字;晚上躺在被窝里,他会用手在自己肚皮上写字。干啥学啥,这样一来,张世海不但识字快,记得也牢。
  整整学了一年,到了1954年春天,张世海试着给老家写了一封信。当得知家里人收到了自己写的信时,张世海高兴的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学会写字后,张世海搞植保工作的劲头就更大了。为了汲取烧死棉花的教训,以后每次调配农药,张世海都要先做试验,看农药要配多少比例才能既杀死虫子,又不伤害作物。
  那时,搞植保工作最大的困难是没有农药。怎么办?张世海就自己制作土农药。比如,张世海自创用1公斤莫合烟加10公斤水泡24小时后,然后把泡好的烟水再兑20公斤水,采用莫合烟水喷杀棉蚜虫的办法,杀虫率竟达100%。
  张世海所在的连队,每年都要播种三四千亩棉花。为了解决农药不足的问题,张世海便把冬闲变成了冬忙,利用冬闲时间熬制原药然后用瓶子装起来等开春用。慢慢地,张世海这个“植保土专家”的名声传开了,大伙遇到植保问题都会向他请教。
  为了研究出更多的农药,张世海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下地的时候,都要带些野生植物回来煮成水做试验。他自己都记不清共试验了多少次。通过反复试验,张世海发现用苦豆子、曲曲菜、梧桐树叶子、黄蒿草等植物熬成的水,对防治大白菜上的菜青虫,有效率达95%以上。
  为了摸清棉铃虫、地老虎的活动规律,张世海就从虫蛹起观察,观察幼虫到成虫的生长过程,到第二年5月份再观察每个蛾能产多少卵,掌握了它们的生长和活动规律以后,就掌握了消灭它们的最佳时机。
  张世海最早发现象鼻虫是1958年的春天。那年2连种植了600亩甜菜,播种下去很长时间都不见出苗。后来,大伙实在等急了,就扒开土层看,发现所有要出土的甜菜苗都成了“秃头”。这是怎么回事?大家请来张世海。经过反复调查,张世海发现,甜菜不是没有出苗,而是甜菜苗还没出土,就被地里的象鼻虫吃光了。
  想要治象鼻虫,必需要了解象鼻虫的生活规律。那几年,张世海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首先中区分雄、雌象鼻虫。张世海把捉回来的象鼻虫一个个地进行解剖、比较,很快识别了雄雌象鼻虫。为了搞清楚1平方米的土壤里有多少只象鼻虫,张世海以5厘米深度为一个调查层次,一层一层地挖土,再一层一层地将土过筛子,从而搞清了象鼻虫在70厘米深度以内的土壤里的生存状况,其中20至30厘米深的土层里占70%左右。这个结果,推翻了被称为象鼻虫专家、兵团农科所陈玉德所说的,象鼻虫只能生活在40厘米深度以内的土壤里的说法。同时,他还发现象鼻虫喜欢在碱性土壤里繁衍生存。前后经过6年的时间,张世海摸清了玛纳斯河流域共有73种象鼻虫。
  为了了解象鼻虫的生活习惯,1959年5月的一天上午,张世海为了跟踪一只象鼻虫,他从上午10点钟一直跟到下午2点多钟,象鼻虫走一段路,张世海就在后边爬一段路,整整跟踪了4个多小时。通过跟踪,张世海摸清了象鼻虫喜欢将卵产在潮湿的地里,每产一个卵都要休息一会,大约2分钟可产3个卵,产下的卵它都用土埋起来才走。于是,张世海就在象鼻虫产了卵的地方打上标记,然后观察什么时候出幼虫。张世海天天都去观察,直到第8天才看到象鼻虫的卵出了一个幼虫,到第9天,象鼻虫的卵全部出了幼虫。幼虫一出来就往土壤里钻,然后再钻到甜菜地里,当钻到20厘米深时开始啃吃甜菜根,只要被象鼻虫啃吃过的甜菜,叶子就慢慢开始变黑。
  由于象鼻虫是在杂草丛、林带里出生的,怎样才能不让它进甜菜地呢?张世海想了很多办法,最后他想到了挖防虫沟的办法。开始挖的防虫沟是上口大、下口小,结果防虫沟起不到防虫的作用。后来又将防虫沟改成上口小,下口大,这样象鼻虫进了防虫沟就再也爬不上来了,但这样还是不好消灭它。因为象鼻虫在防虫沟里乱跑乱爬,到处都是。后来张世海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即每隔10至15米,挖一个口宽25厘米、底宽为30厘米的防虫井。这样,进了防虫沟的象鼻虫只要掉进防虫井,就休想再爬上来,便于人工捕捉。记得当时的一个防虫井,最多一次可捉到900多只象鼻虫。大家把捉到的象鼻虫用来喂鸡,既节省了鸡饲料,又提高了鸡的产蛋率。
  1965年,143团种植的7000亩甜菜,全被象鼻虫剃了光头。于是,师里又把张世海从石总场调到143团生产科担任副科长,负责全团的植保工作。
  1971年,20连种了400多亩水稻,插秧不久,不少秧苗就漂在水面上,大片大片的死去,连队干部、职工非常着急,但一时又找不到原因。张世海得知这个情况后,步行来到4公里外的20连,不顾早春水冷刺骨,卷起裤腿下到稻田里观察:同一个畦的秧苗,有的长得葱绿喜人,有的却黄萎了。张世海把长得好的和发了黄的稻苗各拨了几株进行对比,发现好的稻子是因为根扎得很深,发黄的稻子根部则爬满了蝇蛆。问题的症结初步找到后,他立即召开由连队干部、技术员和植保人员参加的座谈会,请大家发表意见。从大家说出的各种情况,进一步证实了张世海的分析是正确的。于是,张世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把实物拿给大家看。同志们都叹服地说:“你这个‘土专家’可真是名不虚传,一来就发现了问题。”大家要求张世海介绍发现问题的“秘方”。张世海笑着说:“我的‘秘方’只有4个字,这就是毛主席一贯倡导的‘调查研究’。”张世海当场与大家一起拟定了喷洒农药消灭蝇蛆的措施。果然,喷药以后,稻秧很快由黄变绿了。
  1974年春天,143团大片大片的林带爬满了杨柳毒蛾,虫情十分严重。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张世海背上挎包,来到18连,与职工们住在一起。张世海问大家:“没有农药怎么办?”职工说,可以摇树,虫子落下后扫在一起烧掉。“没有高压喷雾器,大树又摇不动怎么办?”有职工说,可以爬上树,用棍子打。“时间紧、虫情重怎么办?”职工们又说,把全连男女老少都动员起来,要不了两天,虫子就可以烧光。几个疑难问题就这样很快解决了。于是张世海跟大家一起,采用摇树、棍打、扫虫、烧虫等办法,取得了治虫的好效果。
  从18连蹲点回到团部后,张世海很快总结出了“摇、刷、打、喷、扫、烧”六字治杨柳毒蛾的经验,并迅速向全团推广,使全团1万余亩林带很快免除了虫害。这次下去蹲点,让张世海深切体会到,智慧和才能存在于群众之中,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
  张世海来到143团后,仅几年的时间,双脚就踏遍了全团20多个农业连队,并把自己几十年精心研究的植保技术全部公布于众,还帮助连队建立和健全了植保组34个,培训植保骨干近200人,使得群众性的群防群治工作得到进一步开展。
  张世海不仅发动本团群众学习植保技术,还不辞劳苦到附近乡村去传授植保经验。
  一次,张世海到八一农学院去讲课,正赶上多年的牙痛病犯了,痛得张世海连续两天都吃不成饭,但张世海仍坚持把课讲完。就这样,张世海的名声越传越远,连《人民日报》都刊登了张世海这个“植保土专家”的事迹。
  1959年“五一”前夕,张世海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复员、转业、残疾军人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幸福地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李先念、彭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并与出席会议的全体代表一起合影留念。
  (注:张世海,曾荣获兵团二级劳动模范,先后17次被评为兵团“先进生产者”。)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