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花在年轻的城怒放

作者:通讯员 蔚应斌 文/图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5-13 12:54    浏览:
 

又到一年苹果花盛开时,苹果花守望着艾青塑像,诗人深邃的目光透过烂漫的苹果花,注视着他用“血汗凝成”的“年轻的城”。
  遗憾得很,诗人没有写过石河子的苹果花。诗人1960年来到这里,1975年离开,石城一直有苹果树。诗人在石河子生活了15年,赞美过“苍郁的树林”,赞美过“石榴花”,但就是没有讴歌过美丽的苹果花。
  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诗人的城,现在到处盛开着激情向上的苹果花——一如诗人的品格。
  每年的春天,石河子市北三路就会变成一条花街。先是灿若红霞的榆叶梅开了,接着是奶白色的李子花开了,然后是粉色的红海棠花开了,接着是粉白色的山楂花开了,其实这些都是盛大花季到来之前的铺垫。
  春天的某个静夜,第一朵苹果花悄然开放了,第二朵、第三朵,第一棵苹果树完全盛开了,第二棵也怒放了。那奶白色中带着淡粉的花儿像少女的肌肤,在清晨给了谁第一次惊喜;夜晚,又进入了谁的梦香?
  就在一夜之间,整条街上的苹果树都开花了,白的、粉的、红的,满树繁华,满街缤纷,引发了整个城市的惊叹。在直到五月上旬的至少20天的时间里,苹果花的淡淡清香一直延续着。
  这条街处于西环路与东环路之间,不足1000米长,至少有250棵果树,其中苹果树最多也种得最早,市民们因此称它为“苹果一条街”。这里的苹果树通常有三五米高,是一种极度耐寒的落叶乔木,冬天不用任何防护就可以越冬。
  艾青时代的石河子市是有苹果树的,遥想当年诗人“闻到田园的芳香”,这芳香里一定有苹果花吧。
  老一辈园林人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石河子在东公园、西公园、3小区和23小区建了果园,种有李子树、山楂树,还有苹果树,“苹果一条街”上的果树就是从这些果园里移栽的。
  已经没有人能说清楚第一棵苹果树是什么时候栽下的。据老一辈园林工人说,从1950年开始建设石河子起,第一代军垦人就从甘肃和东北引进了苹果树种,当时是为了食用。
  西公园180亩的果园里,种了上万棵果树,其中以苹果树居多。现在市园林研究所的位置就是之前的果园,石河子大学中区的微波湖之前也是一片果园。这些果园,让石河子实现了苹果自给自足。
  石河子大学农学院园林系教授牛建新说:“石河子大学里的果园原来属于152团16连,这片果园除了用于科学研究外,也对外出售苹果。”
  苹果花开放在军垦博物馆,苹果花开放在周恩来纪念馆,苹果花开放在军垦文化广场,苹果花开放在军垦第一犁,苹果花开放在军垦第一连,苹果花开放在石城人民悠闲的心情里……
  石河子市城建志上记载,1983春天,从石河子的果园里移栽500棵果树到北三路。这是一个准确性存在疑问的记载。今年69岁的原八师石河子市绿化办主任朱河江说:“这些苹果树应该是1985年移栽的。那时,我是绿化办的职工,是我向石河子蔬菜研究所联系的苹果树,当时研究所院子要改种其他品种的树,这些已有五六年树龄的果树该移栽到哪里成了问题。后来,研究所决定不要一分钱,将这些果树全部支援城市建设。”
  市园林绿化养护中心广场管理所职工马建忠也参加了这次的果树移栽,他说:“树不好挖,我们六七十个人一起挖,中午不休息,连续干了3天,才把果树一棵棵挖出来。栽种时,我们才知道要将这些果树种在广场边,用以更换掉老化的杨树。我们又花了10天时间,将这批果树栽种在北三路边。”
  朱河江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市区、郊区都有果园,后来随着城市建设慢慢占用了这些果园,用于食用的苹果树逐渐变成了绿化树。直到现在,石河子至少还保留有10个品种的果树,有食用的苹果品种黄元帅、青香蕉、国光、红宝,这些苹果个头大而甜;用于观赏的果树有红海棠、黄太平、山荆子等。
  1985年,石河子市确立建设生态城目标,提出“冬青春花夏荫秋果”,北三路成为第一条果树街,种有红宝、海棠、李子和山楂,最多的当然是苹果树。朱河江说,这些果树移栽的头一年不怎么结果,后来,果子多起来后,孩子们嘴很馋,往往还没等果子成熟就摘光了,进入九月,就很难找到一个苹果了。当时的园林处不得不向市民呼吁“手下留情”,在警示牌上写上“请不要摘苹果”,再就是派人巡逻,防范有些人摘苹果。“素质教育”的结果使得很少有人再摘苹果了。至此,苹果或高调地挂在树上,或低调地落在草地上。后来考虑到苹果落在地上太浪费了,园林处决定有一种人可以摘苹果——园林处的工人。他们把摘下的果子送到儿童福利院去。
  “我有一份兼职工作,就是看管这些苹果树,有很多人跟我一样看护着它们。”在苹果街旁做了多年玉石生意的刘兵说:“苹果树是石河子的一道风景线。”
  苹果花开了,石河子市一年里最美的季节来到了,人们纷纷在苹果树和榆叶梅前留影。
  秋天,这里硕果累累,红彤彤的苹果压弯了枝头。笔者伸手够下一枝结满硕果的树杈,想拍张照片,一位5岁左右的小朋友看见了,跑过来很认真地说:“不能摘苹果,不能动的。”
  笔者不由得想起,毛泽东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作的一篇重要讲话中曾说过一个故事:“锦州那个地方出苹果,辽西战役的时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有很多苹果,我们的战士一个都不去拿,我看了这个消息很感动。这个问题上,战士们自觉地认为: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了是很卑鄙的,因为这是人民的苹果。”他用这个“不吃苹果”的故事,教育全党要加强纪律性,保持艰苦奋斗的革命本色不变,如今的石河子人也传承了这种精神。
  植物学家说,一棵管理得好的苹果树可以活50年。花开花落,岁月如风,石河子的苹果树大多有30年树龄了,市民担心它们逐渐老去。朱河江说:“我们不止一条苹果街。开发区迎宾大道上的东三路到东五路、北四路上的东三路到东五路、东四路上的北三路到北四路,这些街道都种了海棠树和苹果树,现在越长越好,不比“苹果一条街”的差,市民尽可放心。”
  这四条苹果街中,最有特点的要数北四路上的,红色的海棠树陪护着苹果树,因栽种面积大,花的颜色和气势上更为繁华壮观。而最有名的则是东四路上的苹果树。
  2008年10月下旬,到处落叶飘零时,这里的一棵苹果树却开了几朵淡粉红色的小花,很多媒体报道了这一奇异现象。石河子园林处的专家解释说,这是一棵观赏型苹果树,栽种了5年,花期一般在每年三四月份,反季节开花还是头一回。石河子大学园艺系的老师解释说,自然状态下的苹果树只能在春天开花,花开深秋可能与前期长时间低温、近期气温回升有关,秋天开花会影响来年的开花结果。
  苹果树为石河子市获得一系列荣誉作出了贡献:国家园林城市、全国园林绿化先进城市、首居全国人居环境奖、国际迪拜人类改善居住环境良好范例奖、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全国卫生城市……
  新疆越来越多的城市,如乌鲁木齐、乌苏、克拉玛依,也开始种苹果树了,这是一种对品位的追求吧。
  石河子大学商学院有个论坛,论坛里有个帖子名叫《苹果树》,通过一组漫画讲述了一个男孩与一棵苹果树的故事。2005年,石河子大学百名学生编导拍摄了新疆第一部校园电影,名字就叫作《苹果熟了》,这个与青春有关、与石河子苹果有关的电影,现在在网络上仍然很火。一位网友跟帖:“呵呵,强烈支持,当时就听说这部片子,一直没有机会看到,看着片子里面好多人都很面熟,真亲切,怀念大学的时光。”
  “我们需要加强宣传,让这条苹果街成为石河子的一张名片。”刘守仁院士曾徜徉在这条苹果街上,他也热爱着这条苹果街。
  刘守仁是1955年从南京农学院毕业后来到石河子的,是第一代军垦人,建设和见证了这座年轻城市的城长。
  “石河子的大街都种上苹果树就好了。”刘守仁笑着说。刘守仁院士身后是满街苹果花,满街苹果花飘着淡淡的香——从城市这头到城市那头。
  诗人艾青这样说石河子,因为它永远在前进,时时刻刻改变模样,因为我透过这个城市,看见了新中国的成长。
  苹果树是一种古老的有文化的树,从丢勒和克拉纳赫的油画,到莎士比亚和泰戈尔的诗歌,再到高尔斯华绥、普宁、契诃夫、巴乌斯托夫斯基的小说,绘画和文学尽情赞美苹果树、苹果花和苹果。美国十九世纪一位哲人说,苹果是最大众化的水果,不管是被忽视、被虐待、被放弃,它都能够自己管自己,能够硕果累累。一个喜欢植物的人看到苹果该会想起米丘林吧;一个喜欢园林的人看到石河子满城的苹果,该会想到世界苹果城阿拉木图吧。我们热切希望,石河子能成为中国的苹果城。
  假如诗人戴望舒彷徨在石河子,他的雨巷将是什么样子?多情的苹果花该代替了“结着愁怨的丁香”吧。
  就在5月3日的清晨,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中苹果花飘零。谁将写出决心实现全面发展的石河子苹果花版的雨巷?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