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辉:为兵团故事插上音乐的翅膀

作者:记者 邱海虹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05-14 14:12    浏览: 评论
 

4ed9290fd2a14850a2be10a4df1d18be.jpg

 

由他谱曲的两首军垦新歌《老街》和《下野地樱桃园》获得兵团“五个一”工程奖,《牧马姑娘》还于今年3月下旬登上了QQ音乐的首页。他说,回到兵团来到石河子,他找到了艺术的根,他要为兵团写一辈子歌——
  

“沿着远去的马蹄声一路向西,玛纳斯河畔我找到了你,石河子你原本就在苍凉戈壁,可是你如今却在绿茵里;遥想起当年我英雄的父亲啊,挖出了地窝子开始改变着你,远处走来了漂亮的姑娘,是我的母亲用一生的汗水才把你浇绿……”
  “樱桃酸,樱桃甜,下野地有个樱桃园,樱桃好吃树难栽,长在塞外更稀罕……”
  近一段时日,从我市军垦广场到明珠河畔、世纪公园,几大休闲游乐场所反复播放着几首由颜辉作曲,歌颂兵团、歌颂石河子的军垦新歌。悠扬的旋律与朴实的歌词完美结合,令人百听不厌。不少市民听了这些歌曲,都说没想到歌唱我们身边人身边事的歌,居然写得这么动听,艺术水准不输于任何流行歌曲。
  颜辉,一位倾心军垦新歌创作的音乐人,用他喷薄而出的激情歌唱着兵团人的心声,唱出内心对兵团大地的依恋与热爱。
乡愁牵出《牧马姑娘》
  颜辉1976年出生于兵团第十师187团,10岁时随父母回到了山西老家。不论是后来上中学,上大学,还是工作以后,腼腆的颜辉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个地方——新疆兵团。无论走到哪里,兵团都是刻在颜辉骨子里的乡愁:忘不了那一望无际像海一样的土地,忘不了小时候在康拜因(前苏联生产的联合收割机)上写作业时看到浩浩荡荡的黄羊群时的雀跃心情,忘不了新疆壮美如画的自然风光……
  2004年冬,颜辉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两年后,前去北京闯荡。一到北京,曾在大学期间拿到首届上海亚洲音乐节创作特别奖和表演奖的他,很幸运地结识了词界泰斗王健老师,并展开了合作。王健所作歌词被谱曲后广泛流传的有《歌声与微笑》《绿叶对根的情意》《历史的天空》《这一拜》等等,她与著名女作曲家谷建芬一个作词一个作曲,珠联璧合,被人并称为“乐坛二女杰”。颜辉与王健这对忘年交有过许多次合作,如电视连续剧《楚河汉界》5首插曲等,影响较大的还有那首《你没有走远》,在刘少奇诞辰110周年以及帕瓦罗蒂逝世一周年纪念晚会上,戴玉强均演唱了这首歌。
  谈起在北京的这十余年,颜辉说道:“大部分创作都是一些小情小爱的东西,包括一些民歌都是为歌手量身定做的。为别人去写歌,往往并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总觉得自己的创作没有根。”
  201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张志民诗百首》,这竟成了颜辉音乐创作的一个转折点。
  张志民是我国已故著名诗人,一生出版作品集几十本。他的诗朴实生动,十分生活化,诗作《秋到葡萄沟》曾入选小学课本。张志民的儿子张旗与颜辉相识多年。2014年,《张志民诗百首》出版后,张旗找到颜辉,希望他能给父亲的诗谱上曲。
  拿到诗集的颜辉回家翻看时,看到目录里的新疆组诗,不由地专注起来。“天连着草,草连着天,天多宽啊草多宽,牧马姑娘草上飞,天头地尾一鞭赶。风吹千顷浪,马奔万里烟,牧马姑娘草原飞,轻似花飘美如雁……”当这首张志民1961年创作于新疆阿勒泰的诗歌《牧马姑娘》映入颜辉的眼帘时,那如歌如画的诗句令隐藏在颜辉内心深处的兵团情结又一次涌动起来。这不就是令自己魂牵梦绕的儿时生活的那片土地吗?那里现在什么样?儿时的玩伴可都还好?“这些诗句很朴实,但是能给人一个无垠的空间感,非常适合谱曲。”回忆起当时创作的初衷,颜辉的眼眸亮了起来。
  颜辉很快就把吉它弹唱的小样发给了张旗。为了测试歌曲《牧马姑娘》的效果,颜辉特地来到中央美院,弹着吉它唱起了《牧马姑娘》。当时,校园里学生很多,颜辉的歌声很快就吸引了几十名学生围观。没想到的是,当颜辉唱到第二遍时,那些学生竟然情不自禁跟着颜辉一起哼唱起来。“马蹄飞,歌声远,水一片啊花一片,撕把彩霞擦擦汗,策马跨天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颜辉的歌声愈发地嘹亮起来。
  后来制作歌曲时,颜辉亲自演唱,他和他的合作伙伴精益求精,不断打磨,歌曲开头那段蒙古长调还请了一位著名的内蒙古歌唱家演唱。
  歌曲制作完成后,张旗带着播放机来到父亲位于北京八宝山的墓前,边流着泪边告慰父亲:“爸,您的诗作被谱成歌曲了。您听听,多好听呀!”
  后来,颜辉在不同场合演唱这首《牧马姑娘》,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喝彩。这首歌曲更在今年3月下旬登上QQ音乐的首页,只因它受到听众的一致追捧!
马灯照亮寻根之路
  2016年春天,石河子市副市长乐旸到北京出差时认识了颜辉。因为“兵团”这一共同话题,他们彼此都感到很亲切。听说颜辉是作曲的,一直希望石河子在军垦新歌创作上有所突破的乐旸十分兴奋,马上把石河子作者创作的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的歌曲《屯垦爹娘》放给颜辉听。颜辉听后给予了肯定。乐旸急切地想听听颜辉的作品,颜辉马上播放了《你没有走远》这首歌。乐旸没想到,眼前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歌曲写得这么大气,令人荡气回肠。她紧接着又问:“你还有什么作品?”颜辉又播放了《牧马姑娘》。悠扬的旋律响起,鲜明的蒙古族音乐元素将一位勤劳勇敢的牧马姑娘刻画得入木三分。“太走心了!”乐旸彻底被眼前这个小伙子的音乐才华所折服,她力邀颜辉一定到兵团、到石河子走走看看。
  2016年6月,颜辉跟随一个考察团来到乌鲁木齐。稍事逗留,他便去了阿勒泰,去到生他养他的187团看了看。不少父亲过去的同事已故去,许多儿时的玩伴也散落在全国各地,这让心心念念着故土的颜辉心里十分失落。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颜辉在北京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也写过一段旋律。后来,这段旋律就成了军垦新歌《老街》开头的那段泛音哼唱。
  “是否还记得那盏马灯,照亮了黎明前黎明前的老街。英雄的父亲啊跳下战马,仗剑扶犁奏响了屯垦的战歌。铭刻着父亲足迹的老街啊,你是一首难忘的老歌,当万家灯火照亮城市的夜空……”这首《老街》的歌词是颜辉此次来到新疆,从北屯到石河子后,歌曲《屯垦爹娘》的词作者郭黎给他的。当时,才读了歌词前两句,颜辉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因为马灯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记忆。
  颜辉说,小时候,马灯是家里的镇宅之宝,它也是屯垦历史上最重要的物件之一。187团在边防线上,责任重大,父亲经常在天黑之后提着马灯去巡逻,他对马灯的感情特别深。所以,当看到“马灯”两个字时,那些熟悉的记忆猛烈撞击着他的心灵。
  在石河子,他参观了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一件件珍贵的文物藏品又一次震撼着他。之后,颜辉又一次回到了北屯。此次故地重游,颜辉还代表父母亲到他们当年的一些老战友、老同事的墓地去悼念,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就是要为父辈写一首歌,为兵团的孩子写一首歌。
  坐在从北屯开往石河子的火车上,回想着几天来的所见所闻,他又一次把《老街》的歌词拿了出来。那段在北京就写好的泛音哼唱又在脑海里回响起来。对,就用这一段音乐作为引子,表达对逝去的老一代军垦人的缅怀之情。之后,伴随着火车行进时“哐当哐当”的节奏,一个个美丽的音符飞进了颜辉的脑海。军垦新歌《老街》的初稿就这样在火车上完成了。
  下了火车,颜辉再次踏上了石河子的土地。这一次,在乐旸副市长的安排下,他又参观了老街、驼铃梦坡、桃园景区、军垦第一连,感受石河子的昨天与今天,感受军垦人创造的人间奇迹。在老街,人们找来了一把吉它,颜辉弹唱完《老街》后,许多人流泪了!石河子老街是兵团城市出发的地方,是兵团人的乡愁,而这首略带忧伤却又充满激情的歌曲,触碰到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怎不叫人泪湿眼眶!
  这首写给第一代军垦人的歌,后来被大家誉为新疆兵团乡愁第一曲。
英雄故里再燃激情
  在演唱、制作完《老街》这首歌后,颜辉回到了北京,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桩心愿,挺知足的。可是,待了一段时日,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种空洞的状态,就像一叶没根的浮萍,不知道该写什么,也不知道怎么下笔。是继续随波逐流,还是到真正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干一番事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颜辉决定放下北京的一切,回到石河子。后来,他在石河子注册了自己的音乐传播公司,开始把这个地方当做自己潜心创作的基地。
  如果说儿时的记忆决定了颜辉的思念情愫,那么现如今他对兵团那份情感已升华为对屯垦事业和老一辈军垦人的崇敬之情,转化为对军垦新一代传承兵团精神的动力之源,催生出一首首动听的军垦新歌。
  仅一年多时间,颜辉就又谱写出《古尔班通古特的夜》《下野地樱桃园》《石河子,英雄的故里》《石河子,我美丽的家》等均是以石河子的风物为素材的本土歌曲。这些歌曲十分动听又风格各异,显示出颜辉非凡的音乐才华。
  《古尔班通古特的夜》讲述的是121团韩建军、江海燕夫妇勇当生态卫士、大力发展沙漠经济的故事。这对夫妇于20年间,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建造起了占地4000多亩的生态防风林和军燕酒庄,并发展林下经济,成为青年致富带头人。如今,这个五星级农家乐、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成为远近闻名的创业佳话。2016年6月间,乐旸带着颜辉到军燕酒庄采风。一到地方,乐旸就拉着他来到军燕酒庄的白杨林。“你看,这一排排杨树像不像一排排战士在站岗?”因为工作原因已来过这里若干趟的乐旸,望着眼前齐刷刷、一望无际的白杨树依然难掩兴奋。“像,真像,就像是一排排手握钢枪的战士!”颜辉不由得被乐旸的情绪感染,被眼前的壮观景象震撼!
  午饭时分,颜辉弹着吉它唱起《老街》。刚唱几句,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曲的乐旸和江海燕,禁不住潸然泪下。江海燕激动地说:“我一直喜欢歌手李健行吟诗人般的音乐,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我喜欢你的音乐。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歌。”
  颜辉说他有一个好搭档李毅方,笔名“一方”,是武警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也是一位著名的词作家。2008年,他俩合作的《东方之爱》,获得了北京奥运会征歌优秀奖。他想和李毅方合作,来为军燕酒庄量身打造一首歌唱军垦人改天换地精神的歌曲。
  后来,乐旸刚好出差到北京,见到李毅方老师后,给他讲了一下午的兵团,讲了军燕酒庄的故事。乐旸说,军燕酒庄是韩建军、江海燕夫妇20多年爱的结晶,他们是兵团第二代,他们的爱情是以奋斗为背景的,歌词要体现奋斗的精神。
  “沙漠的风,不再有昨日的疯狂,手牵着手,是排排杨树在站岗,空气中传来,一阵阵迷人的酒香,今夜的你,就醉在千年胡杨旁……”李毅方在接受了大量兵团与军燕酒庄的信息之后,非常感动,连夜写就了歌词。后来,颜辉很快谱好了曲。编曲时,为突出新疆特点,前奏和尾奏均采用的是新疆古老的乐器萨塔尔,代入感极强。
  2017年6月2日,《军垦新歌》(第一辑)全面上线媒体见面会在老街街道举行。《老街》《古尔班通古特的夜》等几首歌曲在现场播放,到会的许多老同志边听边流泪。他们说,我们的军垦歌曲能够这样唱,唱得这么动情,我们觉得我们这一辈子的奋斗是值得的。
  曾在新疆生活工作三十余年的中国文联党组书记李屹听了《石河子,英雄的故里》这首歌,评价道:“这首歌是懂兵团爱兵团的人写的,非常难得。”
  2017年9月,《老街》(郭黎作词、颜辉谱曲)《下野地樱桃园》(肖帅作词、颜辉谱曲)还获得了兵团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这一殊荣。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8月举办的在大型城市文化旅游竞演节目《魅力中国城》中,新疆石河子与山东菏泽对阵,虽以一票之差惜败,但颜辉作曲的两首歌曲《石河子,英雄的故里》《石河子,我美丽的家》参加竞演,为石河子加了分。
  颜辉说,演唱这两首歌的歌手侯旭和魏伽妮也是拼了!为了配合这次演出,侯旭专程从海南飞到北京。在录制歌曲《石河子,英雄的故里》时,录音棚里不让开空调,侯旭浑身都湿透了,他拼尽全力录了5个小时。由魏伽妮演唱的《石河子,我美丽的家》本来已经录好了,她又找自己长年合作的录音师自费重新录了一遍。魅力中国城总导演听完《英雄的故里》激动得泪流满面,他说,太棒了,长年听不到那么经典的歌曲,制作精良、大气,很震撼。
  在魅力中国城的现场,石河子出现的每一个环节,现场的观众都报以雷鸣般的掌声。“新疆兵团在他们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他们知道我们的使命,知道我们的付出。这让我很感动,也对我是一种鞭策和激励。”颜辉说到这里非常激动。
  “现在我的创作是最开心的。我深爱的土地给我提供这么好的一个平台,给我提供这么好的一个创作灵感的源头,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这是很难得的。能够真实地去创作,在最富有创作激情的这个年龄阶段能有这样的机遇,我觉得是万幸之幸,因为创作也是有时间段的。现在,每天大街小巷放着我的歌,我特别骄傲。”
  “接下来,我要把全国一线的词界大咖们一个一个请到新疆来,请到兵团来,让他们迸发激情,为新疆为兵团创作。我开办音乐传播公司,就是要建立一个平台,把这些创作精英吸引到我们兵团来,用大家的智慧群策群力为兵团而歌。”
  “现在,继往开来的东西很缺,我想弥补这一缺憾,用新的音乐形式再次把年轻人凝聚在一起,这就是军垦新歌的意义所在。打造军垦新歌是我主要的奋斗目标,我要让全国更多的人了解兵团、了解兵团精神、学习兵团精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兵团精神。”
  颜辉已经彻彻底底把自己当成兵团人了!他相信,兵团这片热土,一定会为他的音乐、他的歌声插上翱翔的翅膀!


 

编辑: 赵鹏        责编: 李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