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军垦战士的家国情怀

作者:记者 胡西平 文/图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03-09 11:34    浏览: 评论
 

——反映普通军垦战士悲欢离合的情感电影《徒步穿越》在石开拍

报告司令员,二军五师15团老战士赵道年向您报到!
  报告司令员,二军五师15团老战士党浩泉向您报到!
  报告司令员,二军五师15团老战士胡继伟向您报到!
  ……

0e37a3e9b21b4ce3a0cec1e3129a5897.jpg

9bf77e31a65e40f193c00806df8839ac.jpg

导演张万一给男女主角讲戏

5b87bc3c5f6f4fabbcd6dfad734775e4.jpg

男一号崔喜邦的扮演者向北

025f334e85f84bef93411fcb590a34c6.jpg

女一号田翠萍的扮演者刘园媛


  一队步履蹒跚的老兵,在家人的陪护下,身着褪色的黄军装,在石河子市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前面的王震将军铜像前,颤抖着,抬起右手,向他们敬爱的将军行着庄严的军礼!
  轮到崔喜邦向铜像脱帽敬礼的那一刻,突然,一位买菜回家的老大娘从此经过,像是冥冥中的安排一样,与他离散半个世纪的爱人田翠萍竟出现在他的面前……
  ——3月6日,一部名为《徒步穿越》的电影正在进行拍摄!
  3月5日,在王震将军铜像前为这部电影举行过开机仪式后,剧组先后在我市夕阳红街、3号小区和152团军垦第一连、军垦博物馆门前进行了选景拍摄。师市党委、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全力配合,为剧组提供了相关支持和帮助。
  《徒步穿越》取材于《西长城——新疆兵团一甲子》
  记者了解到,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联党组书记、兵团作协主席、新疆作协副主席丰收所著的纪实文学《西长城——新疆兵团一甲子》一书,2014年9月出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曾经引起文学界的广泛好评。
  这部由作者耗时20多年收集资料、倾力创作的作品,写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有上百个。该书内容涵盖了兵团社会、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等方方面面。
  雷达等著名文学评论家对《西长城——新疆兵团一甲子》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部书以宏大的气魄、全景的眼光、有机的结构和大量的史实、丰富的资料,写出了兵团60年来慷慨悲壮、波翻浪涌的历史,其丰富曲折的故事至少可以拍出10多部电影。
  有评论家还认为该书“不仅具有重要的文学价值和现实意义,也为中国屯垦史研究乃至社会学、历史学、人类学、人类迁徙史考察提供了一个厚重而可靠的文本。”
  《徒步穿越》的拍摄,仅仅是一个将《西长城——新疆兵团一甲子》搬上银幕的奠基礼!
  据华派影业(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兼电影《徒步穿越》的导演张万一透露,他们的这部电影仅仅取材于其中的一个故事,他们准备陆续将书中讲述的那些几代兵团人屯田戍边奉献边疆的不平凡事迹,逐步搬上银幕,全景式地展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六十年风雨历程。
  导演张万一:力图打造一部大背景大时代下的情景剧
  “我看了兵团著名作家丰收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西长城》后,深受感动!”导演张万一说,当年,兵团老一辈英雄们为稳定边疆、民族团结、新疆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的那种“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精神,一直深深地震撼着他。
  在建国70周年、兵团成立66周年将要到来之际,张万一决定从《西长城》中所描述的17个故事中选取一个,拍摄这部名为《徒步穿越》的电影。
  电影以王震将军率领进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二军第五师15团(这是一支来自南泥湾的英雄部队,后来集体专业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7团),从驻守的阿克苏出发,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解放和田为时代背景,虚构了崔喜邦和田翠萍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战士从相恋、互助、失散、守望,直到半个多世纪后再次重逢的故事,以折射出军垦战士们无私奉献、屯垦戍边的火热生活和家国情怀,反映了新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华派影业(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电影《徒步穿越》的制片、导演、编剧,张万一表示,他们力图将这部充满正能量的电影,打造成一部置于大场景、大时代、大事件之中的情感剧,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反映兵团,努力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男一号向北:普通人物更充满人性
  向北,原名梁愚,曾经主演过《柏拉图之梦》《花季年华》《罪与罚》等电影,并在《红高粱》《毛泽东与齐白石》《让爱情飞一会儿》等10部影视剧中出演重要角色。
  在谈到为什么会接这部影片时,出演男一号崔喜邦的演员向北告诉记者,他一直有军人情结。这部影片是一部主旋律影片,真实地反映了兵团军人的生活,这是最吸引他的地方。
  “我扮演的是崔喜邦,虽然他不是英雄,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炊事班的小战士,但是他和我们的生活很贴近。包括他对爱情的观念,敢爱敢恨,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很相似。所以,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这种普通人物更充满人性。”向北说。
  “通过出演崔喜邦,我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就是兵团的前辈吃了那么多的苦,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这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正是因为他们那一代先烈的辛苦付出,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向北告诉记者,他以前也演过军人,但只是穿着军装,骑一骑马,装个样子,没有吃太多苦,与这次差别就太大了。尽管他们拍这部戏时间不会太长,但他们将演一些穿越沙漠的戏,有些苦可能会浓缩在一起。他已经准备要吃一些苦了。
  这次演出,对向北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角色的年龄跨度太大。
  要从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开始演起,一直演到他七十多岁。尤其是老年的戏,这在他以前是没有经历过的。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恶补。除了揣摩一些老艺术家的表演技巧外,我一直在关注一些老年人在生活中的行为方式。这次出演群众演员的一些军垦老兵,我感觉他们就是一部活历史。从他们脸上饱经沧桑的皱纹中,你就能感觉到他们吃过很多很多的苦,但他们却非常豁达和刚毅,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很幸运这次能够出演一位兵团的军垦老兵。这也让我深深地爱上了新疆。”向北告诉记者。
  女一号刘园媛:主旋律也可以是很好看的
  刘园媛,1997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府河人家》,自此开始演艺生涯。2010年,主演剧情片《盲人电影院》,并凭此获得第五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新锐演员奖。在新疆拍摄的《守边人》中,其主演的女主角“刘小好”,在2017年中澳电影节获得评委会表彰女演员奖。刘园媛曾经在近20部影视剧中出演主演角色。

  “新疆是我的福地,我非常喜欢新疆!”这次在《徒步穿越》中扮演女一号田翠萍的刘园媛一点也不掩饰她对新疆的喜爱!

  刘园媛告诉记者,不久前,在新疆拍的《守边人》中,她主演了女主角“刘小好”。在2017年中澳电影节,刘园媛以此获得女演员奖。

  这次看完《徒步穿越》的剧本后,刘园媛觉得整个剧本很打动人,女主角田翠萍的形象也非常饱满,她就高兴地接演了这个角色。

  “虽然剧本中描述的事件,现在不可能再会出现了,但反映的情感很真挚!”刘园媛说。

  《徒步穿越》这个剧本无疑是高扬兵团精神的主旋律的。作为拍过近20部影视片的演员,刘园媛坦言,在现在电影已经严重商业化的情况下,弘扬主旋律的电影靠说教和喊口号已经吸引不了人了。因此,许多有识之士都在呼吁,主旋律影视片也必须拍得好看才行。

  “其实,主旋律也确实可以很好看的,主要是要感情真挚!”刘园媛认为,主旋律也可以拍成商业片,比如《战狼Ⅱ》;也可以拍成艺术片和情感片,像以前的《冰山上的来客》,现在看来都很好看。

  “对演员而言,演好人物性格是最大的困难。能否把人物的心理挖掘出来,是对演员最大的挑战。每演一个角色,都是一次新生。我这次出演的角色与以前的完全不一样。作为一个演员,我必须做足功课。只有把田翠萍这个角色吃透了,才能把控好这个人物几十年的命运变迁。”刘园媛认为田翠萍这个人物表面看来很简单,就是部队一个普通的女护士,但她的人生因为在艰难的环境中一个偶然的事件,让她不敢再去面对她的爱人,因而她的情感生活变得格外沧桑。

  时隔几十年后,她和她的爱人又在石河子偶遇了,似乎有点宿命。这期间,田翠萍的心理变化是非常复杂的。因此,刘园媛认为《徒步穿越》的这种安排非常有意思,非常富有戏剧效果。

  记者在拍摄现场看到,在表现田翠萍与崔喜邦偶遇的几个关键的节点,刘园媛总是演得泪眼婆娑。

电影《徒步穿越》故事大纲
  电影《徒步穿越》由华派影业(深圳)有限公司筹拍。该剧为兵团题材作品,以人民解放军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解放和田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主人公男女战士相恋、互助、失散、守望,直到半个多世纪后意外重逢的感人故事。故事有筋骨、有情怀、有温度,展现了兵团人无私奉献、屯垦戍边的博大精神和家国情怀,是一部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电影作品。
  本剧根据著名作家丰收所著长篇纪实文学《西长城》的故事节选创作。
  23岁的炊事班长崔喜邦,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的刺刀剖开了肚子。战地卫生员,20岁的田翠萍,坚持死马当活马医,坚持输自己的血,崔喜邦这才得以活下来。从此,崔喜邦认为命是田翠萍给的,因为身体里流淌着她的血。
  部队驻扎在阿克苏,难得的一段安定的日子里,崔喜邦和田翠萍这一对无父无母的年轻人,因同病相怜而自然相爱。
  冬夜,部队奉命开赴和田平叛前线,田翠萍把自己亲手穿制的红丝线干菱角塞到崔喜邦手中,算作是给爱人的信物。
  崔喜邦所在的先头部队,需要在15天内,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以完成对和田叛乱土匪的合围。部队15天的给养,因突如其来的黑沙暴,只维持了六天,崔喜邦们靠马尿,艰难解渴,直至马也尿不出来,部队伤亡严重。
  队伍艰难行进到第十天,参谋长赵道年挑选了崔喜邦等十几名战士,组成探路寻找水源的先遣队,在向导阿不力孜大叔的引领下,轻装先行。他们找到了向导大叔记忆中的水源地,但是当年的水潭子已彻底干涸。
  恶劣的自然环境,白天毒辣的太阳,几乎把人烤熟,夜里却是气温骤降,不少战友在饥渴难耐的寒夜里,沉沉睡去,再也没有醒来。崔喜邦摸出红丝线干菱角:田翠萍还等着我呢!对,我们的部队一定能凯旋。他和其他战友一样,挑战着生命的极限。
  部队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时候,另一条路线同时进军的十三团,途中遭受土匪袭击,师部决定向前线增派医疗救护人员,病后尚未痊愈的田翠萍被抽调其中。行军路上,田翠萍病情加重,路过一个小村庄时,队长把她托付在一个老乡家中。
  崔喜邦所在部队非战斗减员状况日益严重。先遣队赵道年发来电报:行军路线正确,号召大部队最多再坚持三天就有水喝。团长李向明下令,各连杀战马饮血。战士们哭了,这些战马和他们一起从关内走到关外,似战友似兄弟。
  和田平叛胜利,部队却有超过一半的忠骨,永远留在了南疆浩瀚的沙漠。九死一生的崔喜邦幸福地蹲在营房里给田翠萍写信报捷。崔喜邦没有等到田翠萍的音讯,却等来了上级的最新命令,部队出发西藏,修建阿里到和田的公路。
  此后,崔喜邦一封封地给田翠萍写信,但是全部石沉大海。
  田翠萍在老乡家里自觉身体好些了,不顾老乡的挽留,毅然决定赶往前线寻找部队。她不知道,她在老乡家里养病期间,医疗队途中与土匪交火,全部壮烈牺牲。
  月色凄迷的一个夜晚,田翠萍遭遇三个漏网的土匪,避无可避地被残忍糟蹋。
  五年后,崔喜邦所在部队完成修路和修水坝的任务,回到和田,就地转为新成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47团,开荒种地,屯垦戍边,保家卫国,原番号也就此撤销。
  参谋长赵道年明确告诉崔喜邦,田翠萍早在几年前,参加支援前线的医疗队,在赶赴前线的路上遭遇土匪,已全部遇难。
  崔喜邦痛不欲生。
  组织上号召屯垦戍边的47团就地安家,扎根边疆。崔喜邦在已升任团长的赵道年的关心撮合下,与当地维吾尔族孤女果海尔组成了家庭,但他心里始终如一地念着田翠萍。
  田翠萍大难不死,被某部运输兵张疆发现救回后,仍执意轻生,怨恨自己不再是干净之身。好心的张疆善解人意地帮田翠萍改名张春梅,谎称是自己的妹妹,随后编入到新组建的兵团某师医院。
  半个世纪过去了,崔喜邦和果海尔的外孙女涓涓都长大成人了。
  当年救回田翠萍的张疆,妻子难产死后,一直没再娶,几十年来想和田翠萍组成家庭,但都被拒绝。退休后的两人在生活中相互照顾着,但田翠萍就是不能打开最后那扇门。
  从参谋长到团长,再到兵团副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下来的赵道年,一直心系当年穿越大沙漠的老战友老部下,他自费组织留在47团的幸存老兵,到石河子瞻仰老首长王震将军的铜像。
  就在崔喜邦向铜像脱帽敬礼的那一刻,生活在石河子的田翠萍像是冥冥中的安排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时光穿越50年,崔喜邦和田翠萍终于迎来了迟到的再见,时间在这一刻已经静止,两位老人伸出手,各自的手心里,摊着一枚红丝线干菱角,不再鲜艳。

编辑: 李靖        责编: 赵鹏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