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主旋律的科幻人文电影

作者:刘胜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2-24 11:42    浏览: 评论
 

观看《流浪地球》前,我的心理预期是会看到一部国产的《星际穿越》,或者是又一部《我不是药神》。但是当走出影院,我的观影感受是:一部主旋律的科幻人文电影。
  坦率地讲,看片前,对“中国科幻电影”这个概念有着雪泥鸿爪般的模糊感。上一部带给我美好回忆的科幻片是八十年代初的《珊瑚岛上的死光》,一部纯正的硬科幻电影。之后,我见过的国产科幻片多是《卫斯理之霸王卸甲》《天地雄心》《关公大战外星人》这样带有浓重的东方玄幻色彩的伪科幻片。《流浪地球》是一部有着缜密科学思维的诚意之作,当然,这和刘慈欣扎实的原著密不可分。
  《流浪地球》原著是多个片段化场景的集合,时间跨度很大,而改编的电影却没有选取其中任何一个片段,而是抓取一个事件瞬间,然后以此为基础原创一个电影故事。大意是:太阳老化膨胀将吞没地球,为应对危机,地球派以多数支持战胜飞船派,利用核聚变技术建造发动机将地球改造为飞船,先利用赤道转向发动机使地球刹车停止自传,再全功率开动推进发动机,脱离原有轨道,在绕日轨道运行至木星附近时,借助木星引力的弹弓效应,完成最后一次加速,最终脱离太阳系,飞往最近的恒星——比邻星。
  《火星救援》里,马克达蒙在火星上种土豆。其实,别说火星上种不了土豆,就算真的种成了土豆也是有毒的。但是,火星种土豆这段剧情是全片最大亮点之一,影片一步步展现过程:先搭好棚子,用粪便给火星土壤施肥,然后用氢气和氧气合成水,然后种下土豆……过程详实,细节完整,观众被慢慢导入规定情境。科幻电影不是科普宣传片,它的要义不是承担科普教育的功能,而是通过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激发观众对科学的好奇心;和《火星救援》一样,《流浪地球》也开启了观众的科学遐想,让人们接触了一次恒星寿命、推进器、引力弹弓、光年等等概念。影片较好地把握了“科”与“幻”的分寸,2个小时的观影不啻是一次跌宕心智的科普之旅。
  《流浪地球》有一个桥段令人印象深刻,为了保住家园,全球有一半人口(35亿)服从于抽签进入地下城的规则而主动做出自我牺牲;救援队包括主人公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面对牺牲没有任何怨言,任劳任怨;每个个体甘愿成为螺丝钉,为了人类集体意志这个巨型机器的运作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这难道不就是让人钦佩的集体主义精神吗?
  在好莱坞大片里,我们见到的是蜘蛛侠、超人、美国队长这些凭借一己之力拯救全世界的孤胆英雄,而《流浪地球》里,我们见不到西方式的超级英雄,空间站的刘培强坚守岗位17年,不惜一切代价与联合政府博弈到最后一刻;王磊在冰天雪地中带着救援队冲破重重阻碍,矢志要把火石送往目的地;还有开着运载车的老爷爷、插好最后一根线的老何、惦念着贝加尔湖的俄罗斯宇航员……电影不厌其烦地用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所谓岁月静好,源于无数看似并不光鲜的小人物为我们默默担当。在影片结尾,不同国家的救援队一起手推撞针的桥段更是将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推向了极致。
  《流浪地球》剧情设计里,点燃木星的计划之所以成功,并非一两个人的作用,它设计了一系列的条件:首先必须有全球的救援队不惜代价驰援,重启了熄灭的大多数行星推进器,这一点是决定性的;第二点则是空间站宣布流浪地球计划失败后,救援队员仍不抛弃希望,拼死重启了行星发动机,把火焰喷射到5000公里的高度。做到这两点,才有主角刘培强可以彻底抛弃火种计划,分离休眠仓,驾驶空间站撞向射流,点燃木星。这不是用单个个体的爱与道德拯救人类,而是用国际主义、集体主义的牺牲精神和共同努力,才能达成这一救赎。影片后半段,男主角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大声说:“我是中国航天员刘培强!”这个豪气干云的情景让观众血脉偾张,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情怀在此时达到最高值。
  末世背景下的父子情,大体量特效中的人文关怀,科幻硬核和人文情怀交织,这都是《流浪地球》的闪光要素。从《珊瑚岛上的死光》到《流浪地球》,特效在加强,摄影在精进,光影感受更是呈几何层级增长,但不变的是影片中浓浓的家国情怀。应该讲,这是这部主旋律科幻电影带给我们最大的精神暖流。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