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支教室友王芳

作者:通讯员 张娟 文/图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7-12-27 12:21    浏览: 评论
 

  今年8月,我在天富集团报名参加支教工作,经过培训,9月7日,我被分到赴南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阿湖乡尤喀克买里幼儿园任教。在这里我结识了室友王芳,她是石河子国能能源投炮有限公司炮台镇分公司的职工。最初,王芳给我的印象是圆乎乎的身材,爱笑,说话很直,性格豪爽。


王芳的牵挂


  刚来南疆不久,王芳的父亲因肠胃病需要住院手术治疗。那段时间,王芳寝食难安,每天都给家里打好几个电话询问父亲的情况。王芳的妹妹在克拉玛依工作。姐妹俩在父亲手术期间都没有守在病床前,身为家里的老大,王芳的担忧我能深深体会。我劝王芳请假回去看看,但王芳摇头拒绝了。

  王芳在宿舍里来回踱步,晃得我眼晕。她还不停地问我:“给我爸诊病的医生说了没大毛病,又是微创手术,可我还是很担心。娟儿,我爸不会有事吧。”

  就这样,王芳焦灼地等待了半个多月,直到“十一”期间,王芳的父亲和妹妹来南疆看她,她那颗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直到现在,王芳给她父亲打电话,依然会唠叨:“不要吃剩菜汤。”“不要吃辛辣刺激的东西……”


王芳的“大哥”


  在王芳支教的班上,有位名叫乃吾开的孩子,因为发育迟缓,他比同班的孩子身材矮小些。乃吾开时常拖着两条大鼻涕满幼儿园地奔跑,王芳就在他身后连喊带追,好不容易抓住了乃吾开后,王芳赶紧给他擦鼻子,拍打他身上的灰。平日里,王芳对乃吾开照顾有加,最后乃吾开被我们笑谈为王芳的“大哥”。在幼儿园里只要见到王芳在奔跑,那她的前方不远处一定是王芳的“大哥”乃吾开。

  有次,午饭时间,我去王芳的班里找她,发现她和“大哥”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王芳无奈地解释:“乃吾开喜欢抢其他孩子碗里的肉,就连别人已经吃到嘴边的肉他也会夺过来。”说着,王芳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乃吾开,这小家伙头也不抬地就将肉放进了嘴里。此后,每次吃饭时,王芳都会把乃吾开带在身边,把自己碗里的肉都分给他。


王芳的“小尾巴”


  前不久,王芳对我说乃吾开的表亲穆斯塔帕的妈妈去世了,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妈妈了,真可怜。从那时起,王芳的嘴里又多了个“穆斯塔帕”。每天王芳总会从宿舍带上苹果、奶糖、小饼干等到幼儿园,在孩子们午睡的时候,偷偷地把穆斯塔帕叫出来,多给他一些关爱。也是从那时起,王芳的饭桌上又多了一个孩子,身后多了一个“小尾巴”。

  12月11日,王芳面色凝重地告诉我说,穆斯塔帕得肺炎住院了,让我陪她去乡卫生院看看这个孩子。

  见到穆斯塔帕,王芳赶忙上前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并掀开衣穆斯塔帕的袖看看小家伙输液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孩子没有了妈妈,生病了,只有奶奶一个人在身边照顾。王芳和穆斯塔帕的奶奶沟通只能靠你来比划我来猜,情急之下,我只好请来护士帮忙翻译。护士告诉我们,因为穆斯塔帕咳血了,周日早上就送来住院了,但目前还没有找到病因。王芳听到这里,眼泪掉了下来。穆斯塔帕的奶奶见状也忍不住抹眼泪。

  得知穆斯塔帕晚上回家住,第二天再来医院治疗,王芳坚持等到他的家人来接,并一起送祖孙俩上车。给孩子穿外衣时,王芳见穆斯塔帕棉衣上的帽子开线了,口罩脏了,就一遍一遍对孩子的奶奶比划,帽子要缝一缝,口罩要洗一洗。临别前,王芳塞给穆斯塔帕的奶奶100元钱,让她给小家伙买些好吃的补一补。车已经走很远了,王芳还在原地眺望着。

  我回过神来,发现穆斯塔帕的棉衣、帽子、手套、口罩都是王芳在周五的巴扎上买的。王芳说南疆冬天的风很凛冽,乃吾开和穆斯塔帕这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单薄。前些日子,王芳又给这两个孩子各买了一个小水壶,并贴上不同的卡通贴纸来区分。这两天,王芳又在量这两孩子的脚,王芳说:“放假前一定给这俩孩子买双棉鞋,因为再见就是年后了。”

  王芳告诉我,穆斯塔帕家里兄弟姐妹共四个,他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两个姐姐学习都非常好,大姐在石河子第九中上学,二姐就在幼儿园旁边的小学上学。说到这,她拜托我,如果家里给穆斯塔帕的大姐寄东西就写我的地址,让我务必亲自送到。

  这就是我的室友王芳,善良,有爱心,遇到事情喜欢唠叨。在南疆工作、生活中遇到她,是我的福气,对我这个懒人来说,从不用操心宿舍卫生,因为王芳每天都会把宿舍收拾得干干净净。在这里支教的6个人,不管谁生病了,她总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她的好我怎么也说不完。

  嘿,王芳,有你真好! 

2cc537026bc8425b8dd7ec445c7cc6a2_调整大小.jpg

王芳(右二)和班里的孩子们。 


编辑: 卓卓        责编: 李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