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号

作者:梁雪凝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8-13 13:38    浏览:
 

记得第一次去看病号,还是上小学的时候。镇上的医院离我们学校足足有6公里。我们野营训练走到医院附近,刚好是吃午饭的时间,老师说“解散”。一个女同学雀跃地问我们谁愿意陪她去看望她住院的爸爸,我立即响应。对我来说医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家长从来不让我们进去,我对医院充满了好奇。
  3个小女孩结伴掀开重重的棉门帘,立即一股浓浓的药味就钻进了我们的鼻孔。我们站在大厅里,看到三个走廊,走廊的顶部挂着醒目的大牌子“外科”“内科”“检验科”。女同学说“跟我走”,轻车熟路地带着我们走进“外科”走廊。她说她爸爸受了工伤,砸坏了胳膊。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病房,一个漂亮的护士正好给她爸爸送饭来了。她的爸爸胳膊上打着石膏,看到我们高兴得不得了,忙不迭地向护士介绍他女儿,又让护士先回去吃饭,不用给他喂饭了。同学的爸爸指挥她把两个大馒头分成四份,再把馒头掰开夹上菜。饥肠辘辘的我们狼吞虎咽地站着吃完了半个馒头,感觉这医院的馒头特别好吃。这次看病号的经历,让我只看到了开心,没有看到伤痛。
  第二次看病号时我已经16岁了。上铺的同学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医院里做了切除手术。我自告奋勇地坚持留在医院里陪护。漫漫长夜,她捂着肚子,深秋的季节里仍疼得满头大汗,我只能给她擦擦汗,握着她的手小声鼓励她。病房里都是愁眉不展的病号,药味和饭菜味混合成难闻的气味,冲得人头疼。后半夜,同学终于沉沉地睡去,我趴在床边也睡着了。但一会儿的功夫就被冻醒,我把同学的衣服披上还是冷。肌肠辘辘,又冷又饿的感觉深刻得让人至今忘不掉。我盯着窗户盼天亮,还不时地看看手表,只觉得时针走得慢到急火攻心。这次看病号,我看到了病痛带给人的痛苦和无奈,对医院这个地方产生了恐惧心理。
  工作以后看病号的次数多了起来,自己家的亲戚病了要去看望护理,同事、朋友住院了也要去看望,关系特别好的仅嘘寒问暖是不够的,还要拎上精心做的病号饭。
  记得我第一次住院是生小孩。从住进病房,家里的亲人和朋友就川流不息,还来了几位男同事。他们一点也不尴尬地抱着孩子,争论着孩子长得像爸爸还是妈妈,其中有一个戏谑我是小树结了个大桃子。病房里住的都是一个单位的熟人,就连两个刚生过孩子的哈萨克族女子都是熟人。我出院的那一天,两个哈萨克族女子争着帮我穿上厚厚的棉衣,一个还细心地为我包好头巾。
  后来医院这个有欢乐也有痛苦的地方,成了我们生活中一个省略不了场所。因为只有医院囊括了人的生、老、病、死全过程,是一个生命中避不开的地方。
  前几天,得知一个闺蜜和一个亲戚都住院了,我赶紧提上慰问品去探望。闺蜜是感冒时间太长,拖久了累及了心脏。听医生说没有大碍,只需要药物调理一下。亲戚也是小病拖成顽疾,好在一天比一天好转。看完她们出来时,只觉得云淡风轻心情大好,毕竟她们都在康复之中。
  看病号是一件心情复杂的事情,病号病情严重,让人提心吊胆;病号虽疾病缠身,却无生命危险,让人充满希望。总之看病号是一种温情的事情,让彼此心存温暖,有人关心,有人牵挂,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 下一篇:
  • 上一篇:无相关稿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