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之城的夜色中 总有书迷的心灵栖息地

作者:许旸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07-17 11:24    浏览:
 

 “深夜书店要生存下去,是建立在情怀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在专家看来,一家家书店不光是陈列图书,更要做有能力输出服务的文化终端,成为令当地读者流连忘返的人文灯塔

  近来夏日夜色渐浓,对上海的爱书人来说,喧嚣的夜市中多了好几片可纳凉静心的绿荫——位于浦东新区周浦镇的傅雷图书馆,有了全市图书馆第一个全年运营至午夜零点的深夜书房,正式开业十天来,每夜平均接待约300名读者;还有营业至凌晨两点的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灯火通明,宁静的灯光映照着正对街角的书架,也映照着周边学子和爱夜游的人们寻觅的目光。

  “延长实体书店或图书馆的营业时间,显然加大了运营成本,但深夜书房不是为了盈利,更像是打造都市人的心灵驿站,成为一座城市人文精神的清凉绿洲。点亮不同街角的夜色、满足大众的阅读渴求,这何尝不是书店的温情和光芒所在。”大隐书局创始人刘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备受期待和关注的24小时书店有望重回上海——全天不打烊的24小时海派书局项目正在筹备中,选址徐汇区小木桥路,预计今年10月前开业,届时将成为申城唯一一家主打海派文化和海派音乐类书籍的实体书店。

  近年来,在外部政策和市场环境带动下,上海正步入“加快建立布局合理、结构优化、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新型实体书店发展格局”的快车道,建设夜色中的书店成为推动全民阅读、打响“上海文化”品牌不可或缺的力量。当沪上深夜书房的明灯渐次点亮,供给更丰富、形态更多样的夜间文化也张开臂弯迎接更多爱书人。

  书、灯、人交相辉映,融入夜色经济格局

  上周末的雨夜,淅淅沥沥雨声被挡在馆外,走进傅雷图书馆的人群中,有雀跃“尝鲜”的青年白领,也有家长带着孩子共享亲子阅读时光。经过四年多筹划、论证、建设,傅雷图书馆甫一开业,就牵动了周边居民的视线。“之前不少剧透图书馆美图的帖子刷屏,我一直密切关注,听说周日有《好的教育》新书分享会,第一时间占座来听。”家住周浦镇的詹先生,道出了不少进馆读者的心声。

  在上海各级图书馆中联合大隐书局率先开辟深夜书房,一层全年365天开放至午夜零点,傅雷图书馆一下子成了当地“夜间网红地标”。据统计,试运行一个月以来,傅雷图书馆累计接待读者近三万人次,深夜书房接待读者近一万人次,满足了周浦及周边乡镇居民的图书阅读和文化体验需求。馆内还为读者预留了大量社交空间,年内预计举办200多场次阅读沙龙和品牌活动。

  更早开启“夜间模式”的,还有开业一年半的大隐书局创智天地店。当大学路沿街餐厅和咖啡馆渐次亮起灯光,书店散发出独有的磁场效应。醒目的十米高垂直书架,连接地面、地下两层,分别开到凌晨两点、晚间十点。店内放置了三排可变换长度的长条形书桌,能面对面坐下十五六位读者,头顶悬空书架下方射灯恰好投射在书桌上形成温暖光圈。这种参考了图书馆阅览室布局的细节设计,让不少大学生读者惊呼:“就像在自修教室一样亲切!”

  每家书店、图书馆要在社区生根发芽,必须深入了解所在社区特性,与周边居民产生真挚深切的互动。“大学路附近分布着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十余所高校和百余家科研院所,有‘三多’——大学生多、年轻白领多、软件工程师多。这一带夜生活相对活跃,周边不少餐饮营业到凌晨三点,深夜路上依然川流不息。”据大隐书局店方透露,正是捕捉到“三多”人群的读书、社交需求,书店打出亲民时尚牌,融入了周边餐饮、休闲的夜色经济格局。

  城市经济指标与人均阅读量正相关绝非偶然

  从图书卖场蜕变为能呼吸、知冷暖的书香磁场,需赋予实体书店更多的文化体验可能,让书店内化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以梧桐树下的思南书局为例,自去年世界读书日开业至今,书局累计在晚间举办近70场思南经典诵读会和新书分享会,参与嘉宾超100人,现场读者约4000人。上海世纪朵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冯洁告诉记者,思南书局晚间八点至九点半的客流量为日均200至300人次左右,“二人读书处”系列展览及三楼展厅展览已举办共30场,包括备受欢迎的思南经典诵读会回顾展、“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上海解放70周年主题展”,以及正在举行的《桑贝在纽约》主题展等,无不营造了图书与衍生品高度融合的书香氛围。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当城市的街灯点缀深夜的幕布,走进思南书局的除了散步的市民和忠实拥趸,还有不少从外地慕名前来“打卡”的游客。他们从网络社交平台上关注到这家沪上人气书店,如获至宝,被书店极具辨识度的外观、专业性的选书和丰富活动所吸引,迫不及待来一场文化艺术之旅。

  “深夜书店要生存下去,是建立在情怀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在专家看来,一家家书店不光是陈列图书,更要做有能力输出服务的文化终端,成为令当地读者流连忘返的人文灯塔。在全球和全国经济最发达、文艺气息最浓郁的城市,同样也是人均阅读图书最多的城市,这种正向关联不是偶然的,说明了书店对于一座城市人文密度的举足轻重作用。比如在塞纳河边的莎士比亚书店,安静藏在城市角落,却是巴黎的文化地标。书店允许年轻艺术家以打工形式在书店二楼免费寄宿,还曾顶着巨大压力为作家乔伊斯出版了巨著《尤利西斯》。它远远超出了单纯售书的意义,带有英语文学青年庇护所的象征意味。(许旸)

编辑: 杨璐铭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