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顶棚

作者:高永明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5-13 13:22    浏览:
 

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一部分农场职工从地窝子里陆续搬进了窑洞房和土坯房。虽然生活在建场初期的艰苦岁月里,但是,这些先期改善了住房条件的职工,都会干一件充满生活乐趣的事——糊顶棚。
  生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场人都知道,糊顶棚其实就是用旧报纸给屋子“吊个顶”。那时候的住房条件很简陋,墙面都是草泥抹的,没有石灰刷白,再加上家家都烧火炉,烟熏火燎,房子被熏得黑黢黢的,进屋以后光线很暗。若是能用报纸把房顶和墙面贴上一层,可以让房间显得更干净亮堂和漂亮一些,也可以防止屋顶上的麦草啊、土渣啊、小虫虫啊什么的掉下来。
  1969年初,我们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到原农七师下五场(现八师133团)时,发现大部分住进土坯房的农场职工家里都糊了顶棚。记得有一次经同事邀请,去一个准备结婚的朋友家里帮忙糊顶棚,发现他请来的一位陈姓师傅很在行,拉龙骨线用的是不生锈的那种细铁丝。他先从地面量起约2.5米高的高度,再在四面墙上都划好水平线,然后按报纸大小距离点好点,再用20厘米长、约2.5厘米粗、一头削得尖尖的干红柳做楔子,整齐地楔进墙里一半,把细铁丝紧紧固定在红柳楔子上后,再轻轻敲打红柳楔子,使铁丝绷紧,横竖交织成均匀的方格。这时,陈师傅左右观察了很久,觉得非常满意了,才撕下一小块旧报纸,卷了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莫合烟,猛吸几口,随后吩咐我们几个刷浆糊的刷浆糊,递报纸的递报纸,他则站在一张结实的、没有刷漆的杂木桌上,接过边缘刷好浆糊的报纸,然后仰起头,比划着很细心地把报纸包裹在一根根铁丝上。
  那时候,在农场判定这户人家是否爱整洁干净,进门首先是抬头看看这家的顶棚。如果是个讲究生活质量的职工人家,几乎都会糊顶棚。那时候农场职工家庭,结婚娶媳妇要糊顶棚,搬新家也要糊顶棚,这样看着干净,住着也舒畅。1970年秋季,农七师下五场开展卫生工作大检查,4连、9连、10连、14连、加工厂、修造厂等单位因为办公室糊了顶棚,办公区域打扫得干净,年终被评为爱国卫生先进单位。
  过去,农场盖的房子,一律采用兵营式、一排连着十几间住房的模式。无论是土坯房,还是砖木结构住房,都是人字形的屋脊,墙体建好后,用粗些的大杨树、大柳树或者大榆树做房梁,然后用又长又粗的树枝做成檩条、椽子,一些连队没条件用檩子、椽子时,则直接用梭梭、红柳或者芦苇扎成直径约15厘米粗的把子,按照屋顶长短,将它固定在屋顶大梁上,然后再铺上麦草,抹上厚厚的草泥,就可以遮风挡雨了。
  由于当时农场多数职工住房的屋顶都是用芦苇把子或者红柳把子加麦草处理的,所以,职工搬进新房后,经常会从屋顶上掉下麦草秸、泥渣或者小虫子。所以,住这种房子的农场人就会想方设法给自家房子糊顶棚。
  也许好多人都认为糊顶棚不就是往房顶上贴旧报纸、大白纸吗?这简单活儿谁不会呀!嘿,你别说,当时在农场,不仅旧报纸成了稀罕物,糊顶棚也是一门手艺呢!
  糊顶棚其实是个非常细心的技术活,浆糊如果熬得稠了,刷在报纸上糊在顶棚上,干了以后报纸容易涨裂,浆糊如果熬得太稀了又粘不住,而且刷过浆糊的报纸边缘非常软,往上递送得非常小心。负责裱糊的师傅接过报纸,要用一把小笤帚先托住报纸的中心,然后熟练地摆好报纸位置,向接口一刷,再把一张报纸平整地贴在骨架上。一旦贴斜了,后面贴得纸会越来越斜,搞不好就得撕掉重干。
  那几年,团场有几个糊顶棚的高手师傅很是有名,像修造厂的陈六虎,7连的老职工张全圣,15连的王季川,4连的回族职工马继贤……他们心灵手巧、乐善好施,常常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用自己的聪明智慧,为众多职工家庭糊上一顶顶平整漂亮的顶棚,他们的手艺很受团场职工群众的喜爱。不少职工群众只要搬迁新居,都要请糊顶棚的高手帮自家糊顶棚。
  当然,也有职工家庭因为房子太矮太旧,懒得糊顶棚了。还有些职工家里的顶棚天长日久老化破损了,这时家里人就不再请师傅糊顶棚了,用当年的毛主席的话来讲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少人家就自己在家修补一下顶棚,有的买来大白纸,按报纸大小裁开,在旧顶棚上再糊上一层,屋里又变得亮亮堂堂了。
  大概是到了1983年,我去石河子市、奎屯市,发现一些人家里的顶棚不是报纸糊的了,而是改用一种大约10厘米宽的亮晶晶的金箔纸来编顶棚了。到商场去看,果然有卖专门用于编顶棚用的金箔纸。于是,农场一些刚结婚、准备成家立业的小青年,开始拓展顶棚用料,用金箔纸、银箔纸交叉编织顶棚了。金箔纸、银箔纸编的顶棚,既美观又防潮,当时在农场,这新型的顶棚材料着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呢!
  糊了近三十年的顶棚,1998年,改革后的团场盖起了第一批商品楼,漂亮的小楼使团场职工群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建场初期就参加团场开发建设的老职工,终于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愿望。房子里有暖气,有干净漂亮的卧室和干净方便的卫生间,还有有线电视,有太阳能热水器,厨房用的是天然气,再也不用拾柴火、烧煤炉了,烟熏火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住在漂亮宽敞的新楼房里,望着洁白的屋顶上新颖别致的吊灯,回忆起团场职工家家户户糊顶棚的情景,感受的是满满的幸福。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