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春心付海棠

作者:李仙云 (江苏)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5-13 13:21    浏览:
 

一代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在这春风送暖,花开正浓的季节,每每在公园湖畔,看到那花如胭脂,娇艳欲滴的海棠花,一种情愫便在内心舒卷,如赶赴一场春天的约会。我痴迷陶醉于花间,情思缱绻,心儿柔柔,连张爱玲都恨无香的海棠,我却分明闻到那丝丝缕缕的馨香,似仙际飘来般暗香盈心,让人神思恍兮惚兮,如离凡尘。那一树一树似锦繁花,其华灼灼,兀自绽放,我的心也像这公园一隅,瞬间被海棠点亮了。
  阳光轻撒于花间,那妙曼的垂丝海棠,未开之时含苞待放,轻轻垂下鲜嫩的花苞,似一个含羞嫣然的少女,颊上胭脂轻染,真是“娇娆全在欲开时”。绽放的海棠,色如粉霞,花色艳丽,身边一个“花盲”惊呼道:“快看,多美的桃花啊!”若说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桃花像热情奔放的乡野村姑,那垂英袅娜、娉婷婉约的海棠花,则是“花中神仙”,它美得灵逸清雅、芳姿绰约。那春雪海棠,更是如雪似月、素净淡雅,难怪林黛玉赞它“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真是白出了灵气与神韵,那种“不喧嚣,气自华”的风骨,也在濯洗着我们被凡尘浸染的俗埃浊气。
  暮色渐浓的春夜,我和丈夫偶然从一个林子经过,竟被那一树一树的海棠花惊艳到了。月挂中天,花影绰绰,一阵清风拂过,满枝满朵的花儿蹁兮跹兮,风摇枝丫发出簌簌声响,那风动海棠的妙然一刻,让我想到苏子那首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丈夫用手电筒照向花间,却发现两只迟迟不愿归巢的鸟儿,在枝头醉意醺醺地休憩,鸟儿也像开在树间的花朵,珊珊可爱。跨过时空的长廊,我的神思游曳于苏子的院中回廊,袅袅东风在小院逶迤,夜空中淡淡的云彩间露出若隐若现的月亮,海棠的妙曼在夜色中朦胧氤氲。那风趣豪迈平生最爱海棠的苏子,害怕如此绝艳的花儿在深夜睡去,竟高燃红烛不愿错过这赏花的良辰佳时,那份惜花爱花的心境,真是妙处难以言说。
  海棠花又名断肠花、思乡草,它总能勾起人的乡情和对远方亲人的挂念。“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一夜疏雨疾风,勾起千古词后多少对春光的依恋和离愁别绪,海棠又怎会依旧!此词看似惜花伤春,却道出李清照因花思人的怅然,她或许从庭院的海棠想到韶华易逝青春难留。
  友人曾对我说,在女儿去异国留学的几年中,每到春日海棠花粲然绽放之时,她就思女情切,总会驻足花间,流连许久,忆起昔日和女儿在花间留影开怀的一幕,真是赏花感怀,闲愁难消,唯有把相思融入满树繁花,让悠悠白云捎去她对远方爱女的思念。
  知否,知否,海棠依旧,将一冬的寒凉萧瑟驱尽,它在每一个茵茵有生计的盎然春日,绽满枝头,兀自妖娆。它用怒放的生命,惊艳的花蕊传递着春之妙曼与短暂,让每一个生命都不负春光不负卿,莫等花谢空伤春。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