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 别

作者:梁雪凝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4-15 12:29    浏览:
 

昨夜我又梦到了你,你悄没声息地出现在我身后,我一转身,你玻璃珠子一样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弱弱地叫了一声“喵”。我醒了。自从离开那个山沟,让我最牵挂的就是你,一只黑白花的猫。
  从秋天开始,你如同和我约好了似的,每当我在小厨房洗碗,你就会悄悄地溜进来,对着我“喵喵”叫,急切地等着专门留给你的肉片或火腿肠,随后立即毫不设防地当着我的面大快朵颐。吃了肉还不尽兴,你像一只小狗一样跟着我进进出出,就想进我的房间。你知道门旁边有一个我为你准备的小碟子,小碟子里有你喜欢喝的牛奶。
  有几次,你带着你的女朋友——一只黄花猫来吃肉。我丢肉过去,你立即叼到不敢进厨房的黄花猫面前,看着它吃,那关注的眼神让我感动。
  深秋后,你没有暖和的地方可去了,你的行踪变得很有规律。早晨,我开门时你必然在门口静静地卧着,开个门缝你就迫不急待地挤进来,“喵喵”叫着要吃的。吃饱了,你就钻到沙发下面的箱子里睡上大半天。下午快下班时你会闹着出去,去看看另一个喂你、对你好的炮工。每晚吃饱后,你都懒在我的房间不肯出去,一不留神你就偷偷睡在我的椅垫上,躺得平平展展的像一个婴孩。
  有时你安静如同空气,以至于有一次我晚上出去聚餐不小心把你锁在房间里,回来时才想起你,以为你会大闹天宫,没想到,开门看到你安然地睡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躺下安心地闭上眼睛。
  如此和你亲密地相处了大半年后,我要离开矿山了。想了很久你的去向,想过要带你回家,终究说服自己,你绝不甘心蜗居,因为你是属于这片群山的。
  临走的那天,你看我不时地往车上搬东西,开始还跟进跟出的,后来懒得跟了,又去沙发底下的箱子里睡下。我知道你睡得不安心,不时地抬头看看门口的动静。东西收拾好了,要锁门了,我叫你,你只抬头看着我,并不动身。我像往常那样拿火腿肠引诱你,你没有像平时那样欢快地从箱子里跳出来,而是呆呆地望着我不作声。我去摇晃箱子,你站在箱子里就是不出来,你似乎知道我是要赶走你。徒劳了一阵子,我没有时间了,但绝不能把你锁在房间里。我终于狠狠心,拿起门后的一根棍子,猛敲一下纸箱子,你惊慌地跳出来,朝门口奔出去。接我的车开到院子门口,停车关大院子门时,我看到你小小的身影朝车的方向奔跑过来,不计前嫌地对我叫着,你是在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吗?
  直到今天我都在后悔,我和你的告别竟然是用一根棍子完成的。如果你能听懂,我曾对你说了无数遍:我想你。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 下一篇: 讲 究
  • 上一篇:无相关稿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