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移动梦

作者:孟庆熙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9-01-06 12:23    浏览: 评论
 

高考季已过,这是我教的最后一届学生了,9月新学期开学,自己就要退休了。一辈子的教书生涯,虽不能说桃李满天下,但教出的学生已经数不清了,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自己的弟子,然而,临近卸任,还是留下了一丝遗憾!
  像平常一样点开了电脑下方闪动的邮箱图标,学生东方的一封电子邮件,让已近花甲之年的老夫几近失态,竟然举起双拳“耶”地发出了声音。办公室的同事们都诧异地看着我,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东方告诉我,他已荣幸地被确定为载人飞船的宇航员,不久将九天揽月,俯瞰地球!自己的梦想终于要通过学生实现了,此时此刻,怎能不“聊发少年狂”!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渭北高原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土地肥沃,物阜民康,那里有着三秦父老最正宗的集体意识。“两亩土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是当时许多同龄人的终极梦想,“保守”“安定”凝固着他们的思想。而我的梦想却是在移动的物体上,俯瞰茫茫的一切,因此,有着怪异念头的我总是显得格格不入,被长辈训斥,被同伴嗤笑。
  童年时,村里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就是独轮车,因为自己力气小不会推,家里人去田里干活,我总要坐在独轮车上,看着绿油油的庄稼向后退去,感受这份移动之美。不久,大兴平整土地热潮,架子车亮相了,小朋友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或驾驶或乘坐,尽情地享受;后来引进了牛车(那时村里人叫“大车”),我便经常偷偷地溜到大车上,蜷缩在满车的牛粪或玉米秆里面,唯恐被车把式发觉,虽惊恐不已,但听着咯噔咯噔的木轮声,看着越退越远的土路,着实心满意足。天降大福,父亲居然成了村里的车把式,我便有了天天免费乘坐大车的福气,而且在返程时可以阔阔绰绰地独享专车。车底有一个拳头大的漏洞,透过这漏洞,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车底移动的一切,土地、麦苗、牛粪、苜蓿花、野枸杞……或褐色、或翠绿、或青灰、或紫红、或品红,赤橙黄绿青蓝紫,交织成一个多彩的万花筒,点缀着我幼稚的移动梦!
  上小学了,村旁要修一条铁路,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美好憧憬充斥心头。每天放学后就和小伙伴来到工地,帮着大人运沙子、砸石头(用榔头将大石块敲碎)、铺路基、抬钢轨,终于到通车典礼了,看着披红挂彩的车头、看着挤满车头和车厢敲锣打鼓的乡亲们,自己羡慕得要死。
  邻居的同门兄弟当上了铁路工人,走了他的后门,终于让我走进了火车头里面,看着红红的炉火、各式各样的操纵杆和那大小不同的仪表,我的心比那炉火还滚烫!透过车窗,看着快速移动的村庄、河流,宛若进入了仙境!为了延续这份美好,每到星期天,我都会纠结几个小伙伴,偷偷溜上拉煤的车厢,一路奔去。到了大站逃下车,再溜上另一趟车赶回来,虽然经常是满脸乌黑,只能看到白色的牙齿,虽然有时奔袭太远,也会误了周一的上课,但是当列车飞驰时,我们高傲地面对前方,让清风吹动自己的头发,尽情享受那份非同寻常的速度与激情,那种感觉让我的移动梦腾飞了起来!
  大学时,一位哲学老师告诉我,“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你的未来往往不是梦,但你还得认认真真地过每一分钟。不过,他安慰我说运动是相对的,毛主席说“坐地日行八万里”嘛,所以不管你将来干啥,你的梦都会实现。
  后来工作了,也有了自己的小汽车,每年的寒暑假自己都会驱车奔跑,饱览祖国的美好河山,不断地圆满着自己的移动梦。
  每带一届新学生,我都会问同学们的梦想是什么,聆听着他们五彩缤纷的憧憬,也会勾起自己早年的悸动。当听到有人的理想是奔向太空,俯瞰运动的地球的时候,我便会由衷地点赞,并尽力助推,希望通过学生实现我的最大梦想!
  拿到退休证的同时,我志得意满,因为我的梦想终于要通过东方实现了:东方告诉我,他的飞船就要腾空了,他将代表祖国,代表人民,也代表我,剑指长空,探秘苍穹,把我的移动梦托举到更高,更高……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 下一篇: 雪韵
  • 上一篇:无相关稿件了!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