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烤红薯

作者:​佟才录 (黑龙江)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11-02 12:30    浏览: 评论
 

我大学毕业那年,正赶上全球金融危机。毕业三个多月了,工作还一直没有着落,每天仅靠到街上发广告单惨淡度日。
  转眼,冬天就到了。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我过得很惨,租住在潮湿寒冷的地下室里,穿着薄薄的旧棉衣,一顿三餐仅靠白水煮面对付肠胃。
  一天上午,外面天气寒冷极了。我抱着一大摞广告单,站在司徒大街地铁出口处,一张一张地递到每个从地铁出口冒出来的乘客手中。有的人接过来看都没看一眼就随手扔掉了,有的人干脆连伸手接一下都懒得接,还有的人摆出一脸嫌恶的表情,嘴里骂着脏话。为了能在城市生存下去,我一直隐忍着。
  马上快到中午了,而我手里的广告单还有厚厚的一叠。我站在凛冽的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早上吃的那碗白水煮面早已消化掉了,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唤。
  忽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喊,我转过头去,看到不远的街口处,一位卖烤红薯的老伯正在向我招着手。我瑟缩着走过去,问:“大伯,您有什么事吗?”卖烤红薯的老伯说:“小伙子,天冷,吃个烤红薯,暖和暖和身子吧!”
  老伯头戴一顶黑色旧毡帽,身上穿着一件长身蓝布褂子,手上戴着一双黑皮手闷子。他利落地用铁夹子从铁桶炉里夹出一个烤熟的红薯,再用一张黄草纸包好递到我手中。寒风中,烤红薯冒着丝丝的热气和香气,看着就让人感觉温暖和开胃。我不由得伸出手去,接过了那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我边吃烤红薯边跟老人聊着天,得知老人来自郊县的农村,一儿一女都在南方上大学。为了供一双儿女上大学,他和老伴来到城里,冬天卖烤红薯,夏天卖水果。
  吃过烤红薯后,我给老伯付钱,老伯却说什么都不肯收。老伯说:“我看你穿得挺单薄的,每天站在地铁口发广告单,冻得瑟瑟发抖,就知道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没找到正经工作,没钱买衣服。离开父母独自在外挺不容易的,这烤红薯我送给你,不要钱。天冷,吃了它,身子就暖和了。”听了老伯的话,我的眼眶湿润了。在这陌生的城市,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第一次感觉心里暖暖的,热乎乎的。我强忍着眼泪,跟老伯道别,转身继续去发广告单。
  一眨眼,又一个月过去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开始了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一天,我在公司楼下看到一个卖红薯的小贩,猛然想起了司徒大街那个站在街口卖烤红薯的老伯,想起了那个冒着丝丝热气的烤红薯。我决定请老伯吃顿便饭,谢谢他冬日里送给我的那份温暖。然而,当我来到司徒大街老伯卖烤红薯的地方,却不见了老伯的身影。我问街口那个卖热包子的小贩,小贩说:“他老婆中风瘫了,回老家去了,不再回来了!”
  就这样,我与卖烤红薯的老伯,在茫茫人海中不期而遇,又擦肩而过。卖烤红薯的老伯,虽然只是我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但他却永远地清晰地定格在了我记忆的底片里,一同定格的还有那个冒着丝丝热气的烤红薯。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