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一定会知道

作者:苗宇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04-15 11:56    浏览: 评论
 

父亲去世已近一个月了,每天静下来时,我都在心里与他对话。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父亲的影子和最后一次我们父子相见时的情景。
  我不敢提笔写这段心声,每次笔尖划过纸面都如戳在心上。
  记得我刚进疆的时候,没敢告诉父亲,当时怕他担心。我安排亲友每周去看他,并交待亲友,一旦父亲问起我的时候,就说我因公出差了。那时,父亲听了亲友的解释有些怀疑,但又在电话里被我一次次地说通。于是,在日后的电话交流中,老父亲总是嘱咐我“工作别太忙了,事不是一天就能干完的”。直到进疆半年左右,我的朋友偶然说出了实情,他才知道我去新疆工作了。当我再次见到父亲时,他说:“你一个人在外不易,不要老惦记我……”我借口洗脸躲到洗手间,冲掉了流出的泪水,继续与他说笑。
  记得2月27日准备返疆的前一天,我去看望父亲,他非常高兴,我们谈起了我小时候他对我的教育;谈起他一生中几个阶段的趣事;谈起他养的八哥。我们全家一起吃了我最爱吃的酸菜馅饺子,又看了他训练的八哥的表演。我们还谈起最近父亲的身体检查,医生说他的各项指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一幕幕总在我的眼前上演。
  谁知道仅仅5天时间,2018年3月4日凌晨,我就接到了噩耗。接到电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搞错了,我一遍遍执拗地说着“再抢救,再抢救,不能停”。直到医生接过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走了,我的心也随着医生的那一句话沉到了底,泪水涌出了眼眶……
  在飞往家乡的飞机上,回忆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我止不住地流泪。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哭得像个孩子,空乘人员不断地安慰着我。在返回老家的12小时的路途中,我感觉时间如此漫长,每一分钟都像一天一样。回到家中,我跪在灵前,望着老父亲的遗像,我不能原谅自己没有送老人最后一程,不能原谅自己误判了病情,不能原谅自己的愚钝,不能原谅自己……
  十七岁时,我在外参加决定命运的考试,母亲突发疾病逝去,我的心痛了一生。当时我发誓,一定要照顾好父亲,一定要让他老人家开开心心地过八十大寿,一定要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一刻。结果,我失信了,我没有做到。
  6天后,我坐上了回疆的飞机。在兰州经停时,我一度想放弃登机,去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可理智告诉我,从我迈出家门走向机场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仅仅是一个失去父亲的儿子,我不是只属于这个小家。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当新疆呼唤我时,我来到了新疆,就要努力践行援疆干部的使命。
  谁人之子不报国!援疆与床前行孝对碰后,对家庭的痛,一生难平。有多少援疆人都有着一样的情感,一样的经历,一样的遗憾,一样的不愿失去,又都一样把泪水洒在夜深人静时,把汗水洒在援疆大业上。兵团红色基因传承的奉献精神,如胡杨似红柳,只为给大漠送去一丝绿。我们不敢也不能因为小家的失去,放弃承诺、放弃誓言。身在边疆非异客,志随左公立承诺:无怨无悔,报效祖国。
  天山知道,江河知道,祖国知道!
  父亲母亲,你们一定也知道!

 

 

编辑: 赵鹏        责编: 李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