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志愿者(小品)

作者:杨光才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02-09 11:40    浏览: 评论
 

人物:孕妇 简称妇
    石柱 男 孕妇夫 简称石
    司机 女 出租车司机 简称司
    经理 女 劳务公司经理 简称经
    失主 女 农场打工女 简称失


  妇:(上)赶了个末班车,怀上了第二胎。唉,预产期快到了,在家啥也不能干。老公他……
  石:(上)老婆,我回来了。
  妇:你找着工作了吗?
  石:还没有,你可不知道,现在找个合适的工作有多难啊。
  妇:工作没找着还回来这么晚,不知道我在家不方便吗?
  石:我本来是快到家了,碰到了咱社区的王大妈,她买了一袋米拿不动,我帮她送到家,再返回来。这就晚了点。
  妇:又是你们那个啥志愿者协会的事吧,尽为人家操心。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又不挣钱,你图个啥?
  石:老婆,话可不能这么说,人这一辈子谁能没个难处啊?见人有难伸手帮一把,方便他人快乐自己,多好啊!
  妇: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总是有理。
     石:本来吗。(手机响,接电话)喂,哪里?阳光劳务派遣公司?什么事?好的,我一会儿就到。(关机)老婆,有这么个事,有个劳务派遣公司通知我到他们公司去报到,人家要面试。
  妇:好啊,总算有一线希望了。快去吧。
  石:哎,我走了。对了老婆,你啥也不用干,等我回来做。走了。(下)
  妇:(喝水)哎哟,肚子怎么又疼了,怕是要生了。这可怎么办?对了,记得老公给我留了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说有急事可以找她,我打电话试试。(找出名片拨电话)喂,你好,我是XX小区居民,我快要生产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能帮忙把我送到医院去吗?可以?好,太好了,我住在76栋522号,我等你。(关机)这世上还是好人多。(收拾衣物)
  司:(上,敲门)有人吗?
  妇:有,你谁呀?
  司:我是你刚打电话的出租车司机。
  妇:哦,门开着,你进来吧。
   司:(进门)请问是你要去医院生孩子吗?
  妇;是的,你来的好快呀。坐会儿吧。
   司:不坐了。咱走吧,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妇:可我……刚才肚子疼的厉害,这会儿又不疼了。
  司:哦,那你先歇着,不行了再给我打电话。我走了。
  妇:哎你别走。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这么的,我给你点辛苦费吧。
  司:不用,大嫂,我们是雷锋车队,又是红山志愿者协会的,别说今天我没送你去医院,就是送了,也不问你要钱啊。
  妇:是吗?哎哟,你们可真好。
  司:不要说我好,这是我们志愿者协会的基本要求。是我们头儿石柱让我们这样做的。
  妇:石柱?他是我老公啊。
  司:原来你们是两口子。就是他要求我们这样做的,你要谢就谢他吧。
  妇:是吗,怎么这么巧?
  司:嫂子你歇着吧,我走了。
  妇:慢走啊。(司下)看来我对他们这个志愿者协会还真得重新认识了。
  石:(上)老婆我回来了。
  妇:面试咋样:(石摇头)人家没看上你?(石喝水)到底是人家没看上还是没结果,你倒是说话呀,急死人了。
  石:是我没赶上。
      妇:去晚了,你接了电话就去,没耽搁呀。
  石:是这么回事,我去面试时到人家公司楼下,正看到有个小偷在偷别人的电动车。我上去就抓住了那个小偷,把他扭送到派出所。等办完这事再返回去,人家公司又下班了。
  妇:你看你,自己的事不上心,尽管别人的闲事。你说你没活干,我跟着你喝西北风呀。
  石:老婆你别生气,这工作的事我再想办法嘛。
  经:(与司同上)是这家吗?(敲门)嫂子在家吗?
  石:在。(开门)你们是……
  经:我是阳光劳务派遣公司的经理,你就是石柱同志吧。
  石:是我。
  经:是这么回事。是你抓住了偷我电动车的小偷,派出所把情况都告诉我了。我今天来找你,一是向你表示感谢,二是通知你,明天就到我们公司免试上班。
  石:真的?谢谢经理。
  经:别谢我,我还要谢你呢。
   司:(对妇)这才叫好人有好报,对吗嫂子?
  妇:哎,你怎么又来了?
  司:我是开车送经理来你家,顺便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妇:我好着呢,谢谢你还惦记着我。
  经:老石,说个实在话,我以前对你这个志愿者协会还有点偏见,认为你们是在做秀,图名声。现在我看出来了,你们真是好人。
  石:谢谢经理夸奖。我们啊都是些有爱心的平常人。
  经:老石,跟你商量个事。
  石:经理有话只管吩咐。
  经:我也想加入你们志愿者协会行吗?
  石:哎哟,经理你可是大忙人呀。
  经:你别一口一个经理的了。你是志愿者协会的头儿,就算我求你了,行不?
  石:行,免试通过。
  经:谢谢,我太荣幸了。我也要做个高尚的有益于人民的人。
  司:(拉石到一边)老石,还有个事。
  石:什么事?
  司:刚才在外面我碰到个大嫂,她是农场打工的,有急事要回老家,可在路上把钱丢了,急得直哭。
  石:这事你怎么不早说?
  司:我不是一直插不上嘴吗?你说咋办?
  石:她丢了多少钱?
  司:2600元。
  石:她人呢?
  司:她还没吃饭,我出钱让她到一个饭馆吃饭去了。一会儿可能要来。
  石:你做得对。她从农场到这,钱可能是丢在车上或是被人偷了,找是找不回来了。
  司:是啊。
  石:这样吧,小赵,你去发动一下咱们志愿者协会的会员们,大家给她捐点钱让她回家吧。就说是给她找到了。(拿一百元给司)
  赵:好的,我这就去动员大家。(接钱欲下)
  经:等下。不就是2600元吗,我拿了,(取出银行卡给司)你帮我到银行取2600元来。
  司:这……
  石:这不合适,经理啊,你刚入会,又一次拿这么多,这怎么行啊?
  经:看不起我是吧?我的经济条件可能比你们要稍好些,这点钱对我压力不大。关键是那丢钱的人要急着回家,这事不能拖,就这么办吧。
  石:也好,我就替失主谢谢你了。
  经:还客气啥。(对司)你快去办吧。
  司:哎。(下)
  妇:那个……老公啊。
  石:啥事?
  妇:等我生完孩子,方便了,我也加入你们志愿者协会吧。
  石:哎哟,这可是新鲜事,那我得提前面试一下。(看妇脸)
  妇:讨厌,看了几十年了还没看够。(众笑)
  司:(与失主上)就在这。(进屋)老石,这位就是丢钱的大嫂。(暗中把钱给石,把卡给经)
  石:是你丢钱了吗?
  失:是啊,我得感谢这位大妹子,她掏钱让我在饭馆吃了顿饭,还说我丢的2600块钱有人捡到了。能有这样的好事吗?
  石:这是真的。有人捡到后把钱送到这了,(递钱)你数数对不对?
  失:(数钱)对。哎……不对。
  石:不对?
  经:到底对还是不对。
  失:钱数对,可这钱不是我丢的。
  司:什么意思,你是说你没丢钱吗?
  失:我是丢了2600元,可那不全是这样百元的票子,我丢的钱里边有零钱,有五十的。这全是百元票子,不是我丢的。
  石:数子对了你就收下吧。
  众:是啊,你就收下吧。
  失:(看看众人)我怎么觉得这钱像是你们捐给我的?
  经:实话对你说吧,你遇到好人了。这些人都是志愿都协会的。
  失:志愿者协会……是干什么的?
  经:她们都是些高尚的乐于助人的人。
  司:是啊,你丢的钱我们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替你找到了,我们协会成员就给你捐了这些钱,让你顺利回家。
  失:好人啊!
  石:具体说,是这位经理一把就拿了2600元,为的是让你尽快回家。
  失:恩人啊!(欲跪。经、石急扶住)
  经:大妹子,别这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失:(抹泪)好,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以后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要说,石河子人真好!石河子不愧是全国文明城市,我将来一定要在石河子落户。
  石:这就对了,大妹子你火车票还在吗?
  失:在。
  石:那你快走,别误了火车。
  失:哎,谢谢你们,谢谢。我永远忘不了你们。再见!(下)
  妇:哎哟,肚子又疼了,这会儿可能是真要生了。
  经:今天人手多,咱把她扶下楼吧,稳当点儿。
  石:也好,扶她下去。(众扶)
  妇:你们怎么这么热心啊?
  司:热心就对了。
  经:因为我们……
  众:我们都是志愿者!  
               【剧终】

编辑: 李靖        责编: 赵鹏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