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渠 两代人的坚守

作者:记者 叶红 朱墨 实习生 古丽胡玛 文/图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8-02-09 11:34    浏览: 评论
 

本期故事的主人公王国强,是垦区众多水管员中的一员。18岁那年,他开始跟随父亲巡护莫索湾干渠一段长11公里的水渠,一干就是36年。他们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事迹,两代人默默守护着这条渠,用敬业和奉献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去年秋天,在石河子玛管处莫索湾水管站四号配水点附近的大渠边上,一个肩扛铁锹的普通劳动者的身影走入了我们的视野。
  他就是王国强。18岁那年,他跟随父亲走上了巡护这段11公里长的水渠的路程,一走就是36年。
  我们请他讲讲有关他和他父亲的故事,不善言辞的他讲述得平淡而简单。
  今年元旦期间,我们又走访了王国强和他的妻子、女儿。他们断断续续向我们讲述了这个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b.jpg

                                     王国强在四号配水点。         

                                   
  今年56岁的王国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老实、木讷、少言,甚至有些迟钝。但随着交往的逐渐深入,他身上的另一种特质慢慢显现出来:倔强、坚持、忍耐,有时还有一点固执。
  王国强说,他的性格是从跟随父亲来到四号配水点工作后,才开始改变的。过去他活泼、好动、机灵,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分子。
  他所说的四号配水点,指的是那孤零零的三间房子和一个小院,立在玛纳斯县与第六师新湖农场的交界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个配水点承担着莫索湾干渠一段11公里长的渠道巡护工作以及确保这段渠道内的三号跌水、四号跌水、五号跌水三个重要水利工程设施的安全运行任务。
  这里是王国强与父亲、妻子工作的地方,也是他和父亲、妻子、女儿的家。
  上了年纪后,王国强总爱回忆起与父亲王加宾一起工作时的情景。
  父亲1958年参加工作就在石河子玛管处,在水利战线奋战了一辈子。在王国强工作前,他的父亲在四号配水点独自守渠已经好多年。1982年,18岁的王国强顶替母亲进入玛管处工作。在父亲的强烈请求下,王国强被分配到了四号配水点。
  “那时的我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分子。父亲之所以请求单位领导将我们安排在一起工作,一方面害怕别人管不了我,一方面担心我不能安心工作。”王国强说。
  正如王加宾预料的那样,一下子从人来人往的市区到了这么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照明用马灯,生活用水是澄清后的涝坝水,每天扛着铁锹围着水渠来回走十几公里,天天面对的就是父亲一个人,单调、乏味、寂寞、艰苦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让正值青春年华的王国强无法忍受。干了不到半个月,他多次向父亲提出离开四号配水点的要求,但都遭到拒绝。
  “不同意我离开,我就悄悄地走。”一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王国强拿起事先准备好的背包,准备逃离四号配水点。
  当他蹑手蹑脚地溜到院子门口时,父亲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他了。
  “在这里工作太没有意义了!你别拦着,今天我一定要离开这里!”王国强吼道。此时的父亲满脸愠色,二话不说,拽着王国强来到了水渠边。
  指着哗哗流淌的渠水,父亲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什么?这是咱们的命啊!没有了它,莫索湾百万亩的良田和十几万人,靠什么活命。石河子以前是一片荒原,现在变成了美丽的绿洲,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多少人默默的努力和奉献。谁说我们的工作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我们水利职工修渠建库、筑堤架桥、护渠测水、保障供水,能有现在的片片绿洲吗?作为水利职工的子女,你都不愿干,让谁干!”
  父亲激动的神情和湿润的双眼,让王国强彻底懵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少言寡语的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父亲说完这段话,掉头就走。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王国强哽咽了,父亲的背不知不觉间已经驼得很厉害了,全然没有了年轻时的那般高大。
  王国强不由自主地跟上父亲的脚步,回到了四号配水点,再也没有了逃离的念头。

f619e0a14ddb477e9c1d910365a71c2f_调整大小.jpg

          夏春华退休后,徐万平(后)调到了四号配水点。图为王国强(前)与徐万平在巡渠。                                                        
  

1994年,王加宾光荣退休。
  让王加宾感到欣慰的是,他和儿子共同工作的12年里,四号配水点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也没有因为工作失误而影响到农业用水。王国强不仅完全胜任了工作,还变得沉稳、干练和有责任心了。  
  王加宾退休后,玛管处又将王国强的妻子夏春华调到了四号配水点工作。
  渠道边,父亲在前,儿子在后一起巡渠的画面,转换成了丈夫在前,妻子在后。四号配水点也由人们口中的“父子配水点”变成了“夫妻配水点”。
  水管员的工作不是人们印象中的拧拧水闸、放放水那样简单。春、夏、秋季,水管员要铲草、巡渠、修渠、测水、配水,用水高峰期时,每天半夜还要起来观测水情。冬天水管员也不能闲着,还要去各个水库巡库、值班,辛苦程度不言而喻。
  夏春华说,单位规定,巡渠必须步行,她和王国强每天仅是巡渠就要走上十几公里。铲除渠埂和渠道里的杂草是每天最累的工作。他们每天最多铲一公里,11公里长的渠道全程铲完得一个多星期。可是草前边铲后边长,所以天天都得干。渠道边的草若不及时铲掉,会危及渠道的安全,影响水管员的判断力。
  王国强工作认真,在莫索湾水管站是出了名的。夏春华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每年4月底,是春灌结束停水的时间,按规定要在停水期间检查跌水设施的安全性。跌水的深坑处长年积水,最深处可达两米左右,检查时水管员必须潜入水中用手仔细触摸水泥板是否有裂缝和毁损。4月底的新疆天气乍暖还寒,水中的温度更低,有些水管员会根据天气情况调节检查的时间,可王国强却不管天气有多冷,每次都在停水的当天下水检查,第二天及时将检查情况报到站里。
  “跌水设施非常重要,每年都要检查三四次,四号配水点有三个跌水,每年就要下水检查十余次,老王从来没有耽搁过。每次老王下水时,我总要在他身上绑一根绳子,生怕出意外。”夏春华说。
  莫索湾水管站党支部书记钱海说,这两年站里为了提高水管员的业务水平,每月都要进行业务考试。由于年龄等原因,王国强的第一次考试成绩不太理想。没想到在第二次考试中,他就来了个大逆转,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后来,大家才知道,为了考试,他一个月没有睡好觉,将学习资料默写了好几遍。


                                               

1995年夏天,玛河来水凶猛。一天,王国强发现有两个孩子在渠边溜达,他上前将他们劝走。没想到,第二天这两个孩子趁王国强不在又来到渠边玩耍,并下水游泳,不慎溺水身亡。
  这件事让王国强自责不已,他发誓要坚决杜绝此类事件重演。于是,他骑上自行车跑遍了附近的村子,挨家挨户作宣传和劝导。有时候,看见有孩子在渠边玩耍,他会手拿树枝,扯着嗓门上前撵走这些孩子,并跟随他们到家中,找到他们的家长进行劝告。
  经常有人这样问王国强:“几十年待在这里,跟傻瓜一样,咋过的?”王国强总是淡淡地回答:这些工作总得有人干,习惯就好了!
  与王国强的少言相比,夏春华只要聊起天来就有说不完的话。她说,她年轻时的性格正好跟王国强相反,话不多,很腼腆。在配水点工作,心里挺着急的,因为很难见到外人。慢慢地,就非常渴望与外人交流,只要有人来配水点,她总是拉着别人聊个没完。

Adobe Photoshop CS2.jpg

                                    王国强和他的爱人夏春华。

“工作上辛苦些、生活上枯燥点倒没什么,对于水管员来说最难的就是照顾不了家。”夏春华说。
  王国强的女儿王艳今年29岁,在一家社区医院担任护士长,给人的印象是干练、有主见。由于王国强和夏春华长年在配水点工作,王艳一直由远在山东的姥姥、姥爷抚养。10岁时,王国强将王艳接回了新疆,送到了离配水点不算太远,且具有住校条件的148团第三小学上学。
  刚刚10岁的孩子就开始住校了,并且一住就是十几年,直至护校毕业。对此,王国强和夏春华心里始终怀有歉疚。
  懂事的王艳非常理解父母的工作性质,只要双休日或者寒暑假时,王艳就在配水点帮助爸爸、妈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夏春华自豪地说:“王艳上小学三四年级时就会给我们做饭了。那时,每当我们巡渠回来,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在灶台前忙碌,心里既安慰又心疼。”
  2015年,夏春华退休了,还有四年王国强也该退休了。越临近退休,王国强心里的感觉就越复杂,一方面他想尽快退休回到市区与妻子、女儿长相厮守,一方面又舍不得离开四号配水点。
  因为这里有他太多太多的记忆,有太多太多割舍不下的情感。(记者 叶红 朱墨 实习生 古丽胡玛 文/图 )


短评

平凡的力量

  在采访莫索湾灌区配水点的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很多常年坚守在水利一线的职工。他们常年工作、生活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与水为依、与孤寂为伍、与烈日风沙为伴,渠道有多长,他们的步履就有多远;水流到哪里,他们的责任就跟进到哪里,无论烈日酷暑,无论风雨雷电……他们默默无闻,默默奉献,克服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王国强就是这群平凡人群中普通的一员。“我没啥可报道的,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采访中,王国强一再重复着这些话。当有人问王国强,三十多年来,在那样的环境里,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王国强淡淡地回答:这些工作总得有人干,习惯就好了!
  是的,王国强和他的父亲、妻子以及和他们一样的许许多多水利职工,没有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迹,平凡得就如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滴水、万丈高楼里的一块块砖。但他们却用踏踏实实的工作、认认真真的态度、顽强坚韧的毅力,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诠释着不平凡的人生的意义。
  王国强的回答让人想起了“守边老人”魏德友、白衣天使梅莲、“鞋垫奶奶”杨富荣等这样一群不计个人得失、不思功利、不图回报的人。
  50多年来,魏德友始终不忘初心,坚持为国戍边信念,与妻子一起驻守在夏季蚊虫肆虐、冬季风雪埋人的无人区,书写了可歌可泣的感人篇章。魏德友说,国家总得有人守。自己也没感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我做的就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一个兵团战士应该做的。
  白衣天使梅莲在最偏僻、最边远的山区连队工作,20年如一日,翻山越岭,顶风冒雪,忠实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每年接出诊4000多人次,赢得了连队职工和地方牧民的一致好评。当记者采访她时,她说她只是尽了一名医务工作者应尽的职责。
  还有我们身边的居住在向阳街道二十二小区、现年83岁的杨富荣,几年下来总共做了6000多双鞋垫送给了亲人子弟兵,被部队官兵们尊称为“最美鞋垫奶奶”。她说,她只是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他们从各行各业走来,故事不尽相同,但却在平凡的故事中给了我们太多的感动。走进这些普通人,我们情不自禁地为他们默默奉献的精神所感动,为他们在艰苦环境中不放弃信念所震撼。他们不慕名利、不鹜虚声,兢兢业业、朴实无华,以超乎常人的意志,以默默奉献的家国情怀,恪守初心,恪守本分,恪守职责,在于无声处中绽放最光彩夺目的美丽。他们虽平凡得就像一滴水、一块砖,但正是这一滴滴水、一块块砖,汇集成了大海,垒砌起了高楼。
  伟大生于平凡,平凡贵在坚守,坚守住初心就能生发出撼人心魄的力量。  (叶红 钱海)

编辑: 李靖        责编: 赵鹏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