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庄我心里的家

作者:石头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6-02-19 12:19    浏览: 评论
 

  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南缘,有一个人称老王庄的地方。它在十户滩镇的北面,被人们戏称西伯利亚,隶属石河子垦区147团3营。

  上世纪50年代,这里到处是白茫茫的盐碱滩。靠近沙漠边缘,有几棵胡杨树,树上有几个老鸹窝,还有两条平行着、比羊肠宽不了多少的小道。老王庄的祖辈,依玛河东岸而居,靠饮玛河水放牧、狩猎为生。王震大军来后,这片沉寂的滩涂开始有了点点绿色。摇曳多姿的柳树、亭亭玉立的白杨、姿态万千的沙枣树,在这块浸满盐碱的土地上扎根生长,开枝散叶。因为地下水位高,不毛之地随处可见。为了排除盐碱,老王庄的祖辈们用铁锹和镐头,挖出了一条宽十米、深八米、长达数十公里的人工排碱渠。

  我的学生时代是在老王庄度过的。老王庄的老、老王庄的土、老王庄的遥远、老王庄的纯朴……都在我的脑海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离开老王庄后,我曾试图想改变自己,变得世俗一点、洒脱一点……可是,我却发现,无论怎样,我都改变不了老王庄留给我的土,改变不了老王庄赋予我的淳朴。

  记得在我三岁时的一个夏天,母亲出门办事,叮嘱我在一棵树下坐着,等她回来。几个时辰后,母亲回来了,看我热得小脸红扑扑、头发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一绺一绺地挂在脸上,却依旧坐在树下动都没动。母亲哭笑不得地说:“这孩子真是个死心眼,就这名字起坏了,真成了一块不开窍的石头。”

  那个年代,父辈们给孩子起的名字,大多都是平呀、花呀、丽呀、英呀……平,寓意着平稳;花,寓意着女孩子出落得如花似玉;丽,寓意着美丽大方;英,寓意着英勇顽强。

  虽然,我是一块不开窍的石头,但是我的好朋友却不少,葵英就是一个。我们结伴捡过麦穗、拔过猪草、掏过鸟窝、烤过土豆,还趟过玛河。

  葵英自小没了母亲,父亲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给葵英找个继母,继母还带来了比葵英小7岁的男孩。

  1971年的夏天,葵英13岁。她的父亲在赶大车时不幸遇难,她只得跟着继母生活。从那时起,葵英不再和我们一起玩了,她开始一针一线地做起鞋子、衣服、裤子,一点一点地承担起了家里的一切。葵英的善良、包容和坚持使得她在老王庄这块土地上早早地“站”了起来。

  高中毕业后,葵英去了河南。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稳定的事业和幸福的家庭,但她却没有忘记继母和异父异母的弟弟。继母过世时,葵英从千里之外赶回老王庄,为继母奔丧处理后事。

  我的发小还有戈英。“戈英”的寓意本是戈壁滩上一只雄鹰,只因上学时写名字,“鹰”的笔画太多,就写成了“英”。戈英从小父母双亡,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小小年纪的她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在苦难中成长的戈英,有能力有担当。工作后,戈英担任147团幼儿园园长,之后,她参加支援南疆建设活动,去了南疆一所小学当校长。现在的戈英退休了,被库尔勒市老年大学聘为校长。

  我们都是老王庄的首届高中毕业生,我们都给老王庄带来过生机,增添过色彩。

  如今的老王庄旧貌换了新颜,柏油路通往各个连队,地面水位的下降,使得昔日的盐碱地都成了良田。滴灌技术的发展使落差两米的土地都能灌溉到,春夏之季放眼望去,老王庄一片绿色。

  可是,我却忘不了曾经的老王庄。为了改良土壤,我的祖辈们种植大片的苜蓿,那可是幸运草啊!还有那一条条的沙枣林带,给我们带来的甜美和快乐。老王庄,不管你老得掉牙,还是土得掉渣,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家! 


编辑: 卓卓    责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