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似云烟我心依旧在 - 文 化 - 石河子新闻网

昨日似云烟我心依旧在

作者:王峙涵 (石河子)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6-02-19 12:19    浏览: 评论
 

  在电脑前坐了一晚上,晃来晃去找不到真正想看的东西,却在要睡时一眼瞥到了《七侠五义》。视频上,旧报纸风格装帧的封面满溢着一份怀旧的文艺腔,匆忙坐下,却看清视频说明中“楼主”写的几行字“不要轻易打开这个视频。音乐响起,时光倒流,记忆将瞬时汹涌,世界还是世界,我们却不再是我们”。

  一瞬间,目光变得无比沉重。不更世事的我其实并没有怀旧的资本,却总是偏爱泛黄的陈旧色调。总觉得,在所有接触过的色调里,陈旧色调有着最接近植物的秉性,素纯、自然、简单和质朴。若要在纷繁喧嚣的物质世界里保持着一份纯真,重要的是心境,心境怡然便会悠然自得。

  忽而想起深深迷恋已久的《七侠五义》,昔日光鲜的人物如今已过不惑之年。时间太残酷,我生君已老。展昭和五鼠长剑纵横跃马扬鞭的年代,我甚至还不曾有清晰的记忆。多年后,用力回想,也只剩下那袭红衣和模糊不清的脸庞。

  可是毕竟是遇上了,遇上了,就那么深深地迷恋了。质朴的蓝衣和温润的笑容,碧草深处一红一白的少年身影,佛前低眉落目潜心求拜的红男绿女……那些镜头远没有现代影视的精致恢宏,却有着一种无以名状的古朴亲切。画面中的年轻面孔充满了青涩,却隐隐有了几分大侠的影子。惊艳的初见引发了不可抑制的吸引,固执地下载了所有的剧集,放在电脑里慢慢地欣赏,像是品尝儿时喝过的豆浆,富有甘醇的质感。

  寒假回家,拉着弟弟看没有看完的部分。半个月下来,当他的同学在QQ签名里拼凑着各种符号和乱码的时候,他的签名变成了“依旧是那袭青衫”。看着电脑屏幕上那行字发怔,突然明白,所谓文化,就是不管经历了多少时光打磨甚至埋没,一旦接触后仍能够影响人心的东西,而这种东西,现在真的不多了。

  空间的相册里有展昭温润的笑颜。朋友留言,怎么会那么迷恋一个人?我想了半天,却只打了三个字“说不得”——就像刚刚说的,《七侠五义》并不属于我们这一代人,对于没有看过的人来说,又怎能说清楚它的好?可是,话又说回来,怎么会那么迷恋一个人?于是加了一句“也许是迷恋一个英雄时代的单纯吧”。

  时间如大浪淘沙般流逝,却始终没有淘净人性。《七侠五义》满足了我们作为平凡人的一些念想,有那样一群人,坚守着绝对的正义,黑白分明,不管经多少曲折,总能给我们一个安心的结尾。青天之下护佑的是芸芸众生,是逃不开的红尘俗事。繁华萧落、富贵贫穷、痴情绝恋、生离死别,铡刀落下,斩断的是恶,斩不断的是恩怨情仇。

  看着屏幕上的回首、垂泪、刀剑和马蹄,仿佛触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感。生死、爱恨、醉卧红尘、千金散尽,逃不开的是宿命,握在手中的是自己。都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逃不过命运的刃、时间的刀,也注定逃不开尘世情仇,可是,若非这些提不起放不下说不得道不清的盈乱纷繁,人生岂不如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山川风物,四时美景。岁月流转中,变了的只有曾经的看客,现实中的我们,仍感谢《七侠五义》,让我们有了一个干净的栖居地。看那飘逸的白衣,看那素雅的蓝衫,看那飞扬的黑发和清澈的眼眸,灵魂似乎就在放逐中变得纯净起来…… 


编辑: 卓卓    责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