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情浓

作者:毛本栋 (湖北)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时间:2016-02-19 12:18    浏览: 评论
 

  元宵牵着年离去。元宵是年的尾巴,元宵节一过,年就真正画上了句号。元宵节吃元宵,元宵又名汤圆,与“团圆”读音相近,取团圆之意,象征全家人团团圆圆,和睦幸福,人们也以此怀念离别的亲人,寄托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愿望。因此,人们历来看重元宵节,对元宵节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元宵节除了吃元宵,还赏月观灯,舞龙舞狮。街头,人流如织,热闹非凡,所谓“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千百年来,元宵节曾以各种姿态出现在文人笔下,虽然各不相同,各有千秋,但整体色调都是明亮的,读来趣味无穷。

  写元宵节的诗词,我最喜爱南宋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首词文笔华丽,层层铺陈渲染,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挂满花灯的树像一棵棵开满花的树,漫天的焰火如星雨,宝马雕车,月光流转,鼓乐声声,游人如织。层层的铺陈渲染都为最后一句点睛之笔。苦苦寻觅,才发现要找的那个人并不在这流光溢彩的长街上,而是站在灯火寥落的暗影里。辛弃疾笔下的元宵节,表面繁华,内里忧伤,只是这忧伤隐藏在文字之下,需要层层剥开才能看到。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笔下的元宵节则是伤感和怀旧的。她在《永遇乐·落日熔金》一词中写道:“落日熔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这首词出自李清照晚年手笔,格调依旧一如往昔的婉约、忧伤,这里又多了一层怀旧的氛围。整首词最打动我的,是最后一句:不知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这一句,有小女儿家的俏皮,也有上了年纪的人的淡泊,或许也有无奈,或者说是自己有委屈。从前的元宵节和如今的元宵节,交替出现,形成对比,繁华不再,感伤来袭。

  明代文人唐寅笔下的元宵节,意境优美感人。他在《元宵》一诗中写道:“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这首诗不落俗套,取材农村,绘声绘色,元宵景物毕现眼前。灯月辉映的乡村是美的,灯月映照下的村女则更美。她们青春焕发,喜气洋洋,尽情欢笑。明代张灯的日数,自太祖始增为十日,白昼为市,热闹非凡,夜间燃灯,蔚为壮观。那精巧、多彩的灯火,成为春节期间娱乐活动的高潮。最爱“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一句,整首诗至此,已将“良辰”、“娱人”、“笙歌”、“开口笑”、“消良辰”连成一线,组成了一幅元宵喜乐图。 


编辑: 卓卓    责编: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