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社融规模同比增2.21万亿 统计口径3月内两度调整

作者: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8-10-18 17:14    浏览: 评论
 

   央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口径3个月内迎来第二次调整。10月17日,央行公布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和社融统计数据,并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融规模统计口径中。不过,尽管地方专项债纳入社融统计口径后,使得9月社融规模直接同比大增2.21万亿元,但剔除当月发行的超7000亿元的地方专项债,旧统计口径下的社融规模不及市场预期,且社融增速收窄的趋势并未改变,再创历史新低。

    为何地方专项债

    纳入社融统计

    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是指地方政府为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项目发行的、约定一定期限内以公益性项目对应的政府性基金或专项收入还本付息的政府债券。

    这是央行3个月内第二次调整社融口径,此前,为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方法,央行自2018年7月起将“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在“其他融资”项下反映。

    对于为何此次要将地方专项债券纳入社融统计口径中,除了央行所说的其对银行贷款、企业债券等有明显的接替效应外,也说明财政和货币的边界可能越来越模糊。

    中信证券研究院副所长明明表示,社会融资指标在当年的推出,是为了解决货币统计缺陷的问题,它主要是从银行的资产端进行分析,如果资产和负债是严格对应的,那么社融就可以成为替代货币供给的货币政策目标。

    “因此,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什么样的资产能被纳入社融的统计口径,政府债券是否可以?”明明称,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但之所以之前一直没有包括这部分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银行购买政府债券的资金并没有直接进入实体经济,二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存在边界问题。

    明明进一步解释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央行是不能直接为政府提供融资,所以财政融资多少不应该作为货币政策的目标。“简单来说,未来财政和货币的边界可能变得越来越迷糊了,这会对国内的经济周期和资产价格带来深远的影响。”

    一央行内部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尽管央行此前对外公布的社融统计数据未将地方债纳入其中,但早已有“社融+地方债”的内部统计数据来分析货币供给的有关变化,这也是大势所趋。

    不过,也有不少人士指出,将地方债纳入社融统计口径也有不足。北京一货币政策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虽然从银行资金使用上看,投资地方专项债与企业债、贷款等差异不大,都是银行资产配置,但其他类是企业或个人融到钱才算是社融。相比之下,地方政府融到资只是第一步,这些资金通过财政拨款的方式给企业后,才能算到社融统计中。

    口径调整难掩

    社融增速收窄趋势

    9月社融规模同比大增2.21万亿,其中就包含了当月发行的7389亿元的地方专项债,但社融增速收窄的趋势并未改变。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还认为,粗略推算,旧统计口径下,9月新增社融仅在1.5万亿左右,社融增速大概率跌破10%,续创历史新低。旧口径下社融新增不及预期主要是由于表内信贷扩张速度下滑,以及9月份债券融资减少导致的。

    央行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张文红表示,从结构看,前三季度社融变动呈现“两多一少”的特点:两多表现为贷款同比多增较多、债券融资明显增多,一少主要是表外融资有所减少。

    其中,债券融资明显增多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多增较多,前三季度,企业债券净融资为1.5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41万亿元。二是资产支持证券明显增多,前三季度,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增加3093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901亿元。三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增多,前三季度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1.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438亿元。

    表内贷款依旧是社融的主力。9月新增贷款1.38万亿元,从结构上看,不论是居民部门还是企业部门,短期贷款均显著增长。当月新增短期贷款4232亿元,环比多增高达3382亿元。其中,企业部门中,票据融资出现萎缩,当月仅增加1742.83亿元,环比大降超230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800亿元,仅环比多增400亿元,仍创年内次低。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浩认为,总体上,信贷结构仍未见明显改善,票据融资虽大幅下降,但企业短期贷款大幅回升,导致代表企业生产活力的中长期贷款仍不乐观。这反映出,在经济下行预期环境下,银行业金融机构风险偏好较低,对信用投放仍较谨慎。

    明明也认为,在监管引导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背景下,企业贷款呈现整体上升,但短期贷款增加显著,中长期贷款增长仍有限,反映了企业融资主要为了应对短期的流动性需求,长期的融资需求仍较弱。

    “尽管央行近年来多次定向降准,但银行受资本充足率等制约,普遍存在风险资本不足的情况,对宽信用的支持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经济下行压力未见明显缓解、信用环境仍然偏紧的背景下,更多的政策组合拳仍然可期,如通过优化风险资本占用的方式强化宽信用导向等。”蔡浩说。(记者 孙璐璐)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